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原标题:马云: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 芥末堆

一篇四年前的老文章,如今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什么是宿命、什么是价值观、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安全感……

一篇四年前的老文章,如今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什么是宿命、什么是价值观、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安全感……

图片 1

作者李翔,当过财经记者做过主编,长年累月关注中国商业生态。

作者李翔,当过财经记者做过主编,长年累月关注中国商业生态。

作者李翔,当过财经记者做过主编,长年累月关注中国商业生态。

2011年12月他曾以一个“支持者”的身份给马云写过一封公开信,叫《马云,请坚持并保重!》,刊登在了《中国企业家》杂志。

翻出这篇陈年老文章,没有其他特别意思,只是感慨这个夏天很多人过得很艰难,从首富到个体户,各种整顿风暴四起……回头看看马云当年低谷时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或许能给人一点启发。

2011年12月他曾以一个“支持者”的身份给马云写过一封公开信,叫《马云,请坚持并保重!》,刊登在了《中国企业家》杂志。

第二年10月,杭州马云的办公室,李翔专访马云——经过2011年的备受争议和2012年的沉默不语,这是马云的“首次接受访问”。此时距离李翔在一次私人聚会中见到他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

如果你停止,就是谷底,如果你还在继续,就是上坡。虽然,人生一世,终归尘土。

第二年10月,杭州马云的办公室,李翔专访马云——经过2011年的备受争议和2012年的沉默不语,这是马云的“首次接受访问”。此时距离李翔在一次私人聚会中见到他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

马云刚刚刮了一个光头——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光,黑色的发碴仍然密布在头上。他衣着随意,身上是白衬衣和尼龙裤,脚上穿一双布鞋,看上去非常放松。谈话在笑声中开始——在被问及他的光头是不是被史玉柱“忽悠”的结果时,马云大笑说,我要是能被老史忽悠住,那还了得……

曾经有人会把马云比作毛泽东,Jack
Mao,咋看?很多人会认为淘宝就是个社会,但它又是个公司。公司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自我管理的?

马云刚刚刮了一个光头——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光,黑色的发碴仍然密布在头上。他衣着随意,身上是白衬衣和尼龙裤,脚上穿一双布鞋,看上去非常放松。谈话在笑声中开始——在被问及他的光头是不是被史玉柱“忽悠”的结果时,马云大笑说,我要是能被老史忽悠住,那还了得……

这篇专访文章全文超过3万字,内容无所不包,气象万千。比如:有人会把马云比作毛泽东,Jack
Mao,咋看?很多人会认为淘宝就是个社会,但它又是个公司。公司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自我管理的?

图片 2

这篇专访文章全文超过3万字,内容无所不包,气象万千。比如:有人会把马云比作毛泽东,Jack
Mao,咋看?很多人会认为淘宝就是个社会,但它又是个公司。公司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自我管理的?

曝光的访谈文字中,马云偶尔也会冒出“他妈的”的字眼。马云看上去似乎很坦诚,“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他甚至还说,“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等等。

1、你敬畏什么?

曝光的访谈文字中,马云偶尔也会冒出“他妈的”的字眼。马云看上去似乎很坦诚,“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他甚至还说,“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等等。

信托圈翻出这篇陈年老文章,没有其他特别意思,只是感慨这个夏天很多人过得很艰难,从首富到个体户,各种整顿风暴四起……回头看看马云当年低谷时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或许能给人一点启发。

马云:我敬畏未来,我敬畏我不懂的东西。

信托圈翻出这篇陈年老文章,没有其他特别意思,只是感慨这个夏天很多人过得很艰难,从首富到个体户,各种整顿风暴四起……回头看看马云当年低谷时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或许能给人一点启发。

如果你停止,就是谷底,如果你还在继续,就是上坡。虽然,人生一世,终归尘土。

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

如果你停止,就是谷底,如果你还在继续,就是上坡。虽然,人生一世,终归尘土。

李翔的这篇专访文章刊登在2013年1月的《时尚先生·ESQUIRE》,我们特别选摘了马云的一些回答。

一定有一种力量存在,这种力量存在着,是你不懂的。

李翔的这篇专访文章刊登在2013年1月的《时尚先生·ESQUIRE》,我们特别选摘了马云的一些回答。

1、你敬畏什么?

它超越你的能力。

1你敬畏什么?

马云:我敬畏未来,我敬畏我不懂的东西。

对于未来,你不要以为你能算命。

马云:我敬畏未来,我敬畏我不懂的东西。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一定有一种力量存在,这种力量存在着,是你不懂的。它超越你的能力。对于未来,你不要以为你能算命。错的概率很大。你要敬畏你边上共事的人。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不起。成功是有偶然因素的,失败才是必然的。这是我相信的。成功的偶然太大了。

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

错的概率很大。

2你说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是你变悲观了吗?

一定有一种力量存在,这种力量存在着,是你不懂的。

你要敬畏你边上共事的人。

马云:没有(悲观)。也没有善终那句话。我是对一帮企业家们讲的,企业家要有敬畏之心。我是在企业家群体里讲的,没跟年轻人讲过。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讲他们的敬畏之心。

它超越你的能力。

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不起。

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

对于未来,你不要以为你能算命。

成功是有偶然因素的,失败才是必然的。

事实也是。

错的概率很大。

这是我相信的。

历史也是。

你要敬畏你边上共事的人。

成功的偶然太大了。

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

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不起。

2、你说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是你变悲观了吗?

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成功是有偶然因素的,失败才是必然的。

马云:没有(悲观)。也没有善终那句话。

这并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跟年轻人讲没有用,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那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仍为之。何为无为而治,无为,无乃空也,仍为之。这才是人生。

这是我相信的。

我是对一帮企业家们讲的,企业家要有敬畏之心。

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

成功的偶然太大了。

我是在企业家群体里讲的,没跟年轻人讲过。

那他妈才叫境界。

2、你说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是你变悲观了吗?

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讲他们的敬畏之心。

这是我的理解。我并不悲观。相反来讲,我乐观了很多。乐观悲观不是展现给别人看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我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那时候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讲话。后来有人说你激励了他们。我真没有激励过他们。我只是讲了我想说的话。后来看到,变得像,好像变成激励师了。我从来没有去想过。我们就是我们。因为只有正视你自己,明白你自己,才能真正走下去。

马云:没有(悲观)。也没有善终那句话。

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

3你的安全感是越来越强,还是越来越弱?比如很多人认为你拿了很多国字头的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我是对一帮企业家们讲的,企业家要有敬畏之心。

事实也是。

马云:我觉得这还是没爬过8000米的人的想法。国字头的钱进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不管你们对政府怎么看,我个人这么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利益要跟国家分享。你说跟国家分享我跟谁分享?我见了一个领导,无论我喜不喜欢这个人。我都向他肃立起敬。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职责。对不对?我喜不喜欢这个部长,我都会站起来说:部长。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部长代表着国家和政府。同样,今天阿里必然的发展是成为一个社会企业,让这个社会能够分享,共同参与,共同发展。

我是在企业家群体里讲的,没跟年轻人讲过。

历史也是。

请问,你找谁分享?你给我讲个名单出来,它可以代表这个国家的老百姓。

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讲他们的敬畏之心。

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

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很简单,有人想戴红帽子,但我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到今天为止(我都认为),当政治家可以报国,艺术家可以报国,企业家也可以报国,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我不需要安全感。因为我没(做让我)不安全的事情。难道我犯什么错误要被抓进去?我没有不安全。我可以这么讲,孙正义也好雅虎也好,见其他人不一定忌讳,见了我还是很忌讳的。

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

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我有对他们的不安全感?不可能。政府,他们真要控制我?他们投了钱,董事会一席都不要,投票权都交给我。你说,我有不安全感?跟不安全感没有关系。社会企业应该让社会分享财富。

事实也是。

这并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

所以别人怎么理解,我哪怕今天去拿了下城区什么公司的钱,他们也会这样说。

历史也是。

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

4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

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

跟年轻人讲没有用,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

马云:投资华谊,第一天,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真实的故事是王中军找了我一次两次,我半点兴趣都没有。后来有一天开会坐到我边上,他说,马云,来看看我们的华谊公司。莫名其妙问了他一句话: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做中国的时代华纳?我说,如果做时代华纳中国是有机会的。未来中国几个大产业,有一个产业是会增长十倍的,那就是文化产业。如果你想挣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没有。钱越多,责任越大。妈的,有那么多钱,你突然发现你要干的事情也多了。因为找你的人都大了。以前你没钱,没人找你。你有钱以后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权,你吃不消。他说,我想做时代华纳。我说好,如果你想做时代华纳,我们谈谈。

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

我说,第一,按照我的游戏规则走,企业不能这样管,要有战略要有管理。因为我看了—下中国几乎所有的传媒娱乐公司,都是当生意在做。那时候他又是卖宝马,又是做广告。必须调整,必须重新梳理。我问中军你同不同意?中军说同意。

这并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

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

我一旦进去以后,我发现,哇塞,他们的创新和创意,是我们这些公司要学习的。要从娱乐公司里学习创新和创意。这是我们这些年没去想的,创新一定在业外。我看他们公司倒不大,开个party的样子,哇塞,好像几百亿的公司才吃得消的样子。

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

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那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

一个故事,冯小刚吹吹牛,然后就编了个电影,而这个电影那么有意思,那么有乐趣,我突然觉得,我在帮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帮我,帮我对很多问题的想象。

跟年轻人讲没有用,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

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仍为之。何为无为而治,无为,无乃空也,仍为之。这才是人生。

这就是投资华谊,我个人乐此不疲。

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

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

在前面三年,我给华谊很多帮助。我一个月至少花几天,跟王中军天天谈,改变他的思想,重塑他的商业模式。后来,再帮他带进一批投资者,虞锋等人。

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

那他妈才叫境界。

我再说服冯小刚要有信心。我说中国一定会有一部电影的票房会过一亿美金。

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那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

这是我的理解。我并不悲观。

5什么是我朋友?

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仍为之。何为无为而治,无为,无乃空也,仍为之。这才是人生。

相反来讲,我乐观了很多。

马云:李一道长。这事儿也挺神的。我跟李一见过七八次吧,至今为止我还挺欣赏他。我欣赏他不是因为他神神叨叨的东西,而是他对道家文化的理解。我见过很多讲道家的人,没有他讲老子讲得那么生动有趣。他对我的帮助是,让我懂得静下来。他让我三天禁语。这三天我受益匪浅。我从来没有做过三天不讲话。三天不讲话让我舒服很多。后来我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讲话。但是同样,我和李一很多东西是有不同观点的。他有一次准备跟我谈七天,结果谈了两个小时他说谈完了。我也批判了他很多。所以说弟子啊什么瞎他妈乱扯。我骂他的时间远远超过他跟我谈的时间。

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

乐观悲观不是展现给别人看的。

我在寻找文化的东西。我对道家很有兴趣,对佛教也很有兴趣,基督教我也很有兴趣。你要问我信哪个东西?今天为止,我进了教堂我是拜上帝的,进了寺庙我是拜菩萨的,进了道观我是尊重道士的。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很厉害,都不能得罪。对不对?到今天我还没找到一个比上帝更聪明的人,比释迦牟尼更厉害的人。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为什么不可以学习学习?孔老二他讲的话,我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找到比他更厉害的人。

那他妈才叫境界。

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

就像人家说马云你为什么很喜欢日本的东西。我说我确实很喜欢日本的庭院,这不是日本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东西存在他们家的。这是我们唐代的东西搁在日本,它帮我们保护起来。

这是我的理解。我并不悲观。

我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

日本的建筑风格日本的庭院设计我喜欢,原因是什么,它为我唤醒了当年中国。如果你真正懂得道家佛家思想,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在那边还有,我们这儿没有,是根唤醒了我们。回到李一,他是我朋友。我把他当朋友。怎么了?你说我怎么有这样的朋友。我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了?李一怎么了?有天到大学里面很多人说李一,我说请在座的诸位告诉我谁见过李一?都没见过李一,你们凭什么说李一害人?是他骗过你一分钱了,还是怎么了?没有,莫名奇妙在骂,跟“文革”一样。我说我见过李一,他没骗过我一分钱。

相反来讲,我乐观了很多。

那时候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讲话。

什么是我朋友?

乐观悲观不是展现给别人看的。

后来有人说你激励了他们。我真没有激励过他们。我只是讲了我想说的话。

他对我好。

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

后来看到,变得像,好像变成激励师了。

我朋友要是杀人放火,只要他对我好,他是我朋友,该国家惩罚他,把他抓进去,我会给他送饭。

我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

我从来没有去想过。我们就是我们。

这是朋友。

那时候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讲话。

因为只有正视你自己,明白你自己,才能真正走下去。

李一是我朋友,今天我还这么说。

后来有人说你激励了他们。我真没有激励过他们。我只是讲了我想说的话。

3、你的安全感是越来越强,还是越来越弱?比如很多人认为你拿了很多国字头的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6你是怎么培养年轻人的,未来的领导者?

后来看到,变得像,好像变成激励师了。

马云:我觉得这还是没爬过8000米的人的想法。

马云:好的年轻人是被发现,然后被训练的。

我从来没有去想过。我们就是我们。

国字头的钱进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

首先你要发现他有敢于承担责任的素质。他一定要有承担的。你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人。你找到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人,因为有毛病,所以才需要你帮他嘛。像我们这种人身上都是毛病。从小到大我爸看我身上都是毛病。喜欢我的人说我这人不错。讨厌我的人怎么看都是讨厌的。我们公司那帮人就觉得,马云还可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员工,不敢说百分之百,都会觉得马云啊,还可以。但是肯定,恨我的人……社会上至少一半一半吧。讨厌我的人也很多。

因为只有正视你自己,明白你自己,才能真正走下去。

不管你们对政府怎么看,我个人这么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利益要跟国家分享。

我要找的人,第一我不找一个完美的人,我不找一个道德标准很好的人,我找的是一个有承担力的,有独特想法的人。

3、你的安全感是越来越强,还是越来越弱?比如很多人认为你拿了很多国字头的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你说跟国家分享我跟谁分享?我见了一个领导,无论我喜不喜欢这个人。我都向他肃立起敬。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职责。对不对?

有独特想法的人未必有执行力,有执行力的人未必有独特想法。所以你要pick a
team。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想法很好,执行能力又很强,这样的人不太会有的。

马云:我觉得这还是没爬过8000米的人的想法。

我喜不喜欢这个部长,我都会站起来说:部长。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部长代表着国家和政府。

所以我经常说三流的点子一流的执行,一流的点子……你先把它干出来再说。这两个技能很少配在一起。你要想找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你要等十年才找到一个。所以我要找各种各样的人,这人有想法,这人有执行力。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你不是找一个接班人,你是找一个团队,找一群人。没有人是完美的。组织和人的结合,才是perfect的。

国字头的钱进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

同样,今天阿里必然的发展是成为一个社会企业,让这个社会能够分享,共同参与,共同发展。

7这就是价值观

不管你们对政府怎么看,我个人这么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利益要跟国家分享。

请问,你找谁分享?你给我讲个名单出来,它可以代表这个国家的老百姓。

马云: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架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我只是觉得什么事情做得对,什么事做得不对。作为企业来讲,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不要瞎扯。我平凡一个人,只是我在做企业。《赢在中国》,我讲的是,你小子这样干是要出事儿的,你小子这样干是走不远的,不是我站在道德制高点,而是我走过的弯路我给你们讲一讲,小子,再这样做是要闯祸的。

你说跟国家分享我跟谁分享?我见了一个领导,无论我喜不喜欢这个人。我都向他肃立起敬。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职责。对不对?

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很简单,有人想戴红帽子,但我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

讲价值观也是我们公司成长过程中自我约束的能力,而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但是别人把讲价值观和做对的事情,上升到道德,那我真没办法。

我喜不喜欢这个部长,我都会站起来说:部长。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部长代表着国家和政府。

到今天为止(我都认为),当政治家可以报国,艺术家可以报国,企业家也可以报国,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

我没有以仁义道德去要求别人,我只要求你:兄弟,客户第一,你讲诚信行不行,你拥抱变化可以吗?你敬业一下可以吗?你拥有激情行不行?你团队合作行吗?这就是价值观。我并没觉得这是道德。

同样,今天阿里必然的发展是成为一个社会企业,让这个社会能够分享,共同参与,共同发展。

我不需要安全感。

我只是问,我是陪家人,还是陪着大家玩这个?我在新加坡参加一个论坛。论坛上面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新加坡的外交部长、印尼的商务部长和德国前央行行长,还有我。先讨论中国危机问题,讲得天花乱坠。主持人就问我,你怎么看中国,你担心中国么?我说不担心。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在北京所有的餐桌上都在讨论十八大人选,出租车的司机都会告诉你政治内幕。出租车司机都在担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又开始讨论欧洲,欧洲怎样怎样。主持人问我,马云你怎么看欧洲?我说,欧洲关我什么事儿啊?台下四百人哗啦啦鼓掌。欧洲跟我有什么事情啊,欧洲你们这么knowgeable的人,都能把欧洲搞成这个样子。我说我对欧洲是一无所知啊,它跟我有什么关系?

请问,你找谁分享?你给我讲个名单出来,它可以代表这个国家的老百姓。

因为我没(做让我)不安全的事睛。

接着我说,十年前我很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我开始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

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很简单,有人想戴红帽子,但我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

难道我犯什么错误要被抓进去?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GA实战派”,作者李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到今天为止(我都认为),当政治家可以报国,艺术家可以报国,企业家也可以报国,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

我没有不安全。

1、本文是 转载文章,原文: ;

我不需要安全感。

我可以这么讲,孙正义也好雅虎也好,见其他人不一定忌讳,见了我还是很忌讳的。

来源: GA实战派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因为我没(做让我)不安全的事睛。

我有对他们的不安全感?不可能。

责任编辑:

难道我犯什么错误要被抓进去?

政府,他们真要控制我?他们投了钱,董事会一席都不要,投票权都交给我。

我没有不安全。

你说,我有不安全感?

我可以这么讲,孙正义也好雅虎也好,见其他人不一定忌讳,见了我还是很忌讳的。

跟不安全感没有关系。

我有对他们的不安全感?不可能。

社会企业应该让社会分享财富。

政府,他们真要控制我?他们投了钱,董事会一席都不要,投票权都交给我。

所以别人怎么理解,我哪怕今天去拿了下城区什么公司的钱,他们也会这样说。

你说,我有不安全感?

这是我的态度也是我的权利。

跟不安全感没有关系。

这个公司这么大了,你难道不跟社会分享财富?那社会代表是谁啊?

社会企业应该让社会分享财富。

4、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

所以别人怎么理解,我哪怕今天去拿了下城区什么公司的钱,他们也会这样说。

马云:投资华谊,第一天,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这是我的态度也是我的权利。

真实的故事是王中军找了我一次两次,我半点兴趣都没有。

这个公司这么大了,你难道不跟社会分享财富?那社会代表是谁啊?

后来有一天开会坐到我边上,他说,马云,来看看我们的华谊公司。

4、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

我莫名其妙问了他一句话: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做中国的时代华纳?

马云:投资华谊,第一天,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我说,如果做时代华纳中国是有机会的。未来中国几个大产业,有一个产业是会增长十倍的,那就是文化产业。如果你想挣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没有。

真实的故事是王中军找了我一次两次,我半点兴趣都没有。

钱越多,责任越大。妈的,有那么多钱,你突然发现你要干的事情也多了。

后来有一天开会坐到我边上,他说,马云,来看看我们的华谊公司。

因为找你的人都大了。以前你没钱,没人找你。

我莫名其妙问了他一句话: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做中国的时代华纳?

你有钱以后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权,你吃不消。

我说,如果做时代华纳中国是有机会的。未来中国几个大产业,有一个产业是会增长十倍的,那就是文化产业。如果你想挣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没有。

他说,我想做时代华纳。

钱越多,责任越大。妈的,有那么多钱,你突然发现你要干的事情也多了。

我说好,如果你想做时代华纳,我们谈谈。

因为找你的人都大了。以前你没钱,没人找你。

我们就开始谈。

你有钱以后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权,你吃不消。

我说,第一,按照我的游戏规则走,企业不能这样管,要有战略要有管理。因为我看了—下中国几乎所有的传媒娱乐公司,都是当生意在做。那时候他又是卖宝马,又是做广告。必须调整,必须重新梳理。我问中军你同不同意?中军说同意。

他说,我想做时代华纳。

我一旦进去以后,我发现,哇塞,他们的创新和创意,是我们这些公司要学习的。要从娱乐公司里学习创新和创意。这是我们这些年没去想的,创新一定在业外。

我说好,如果你想做时代华纳,我们谈谈。

我看他们公司倒不大,开个party的样子,哇塞,好像几百亿的公司才吃得消的样子。

我们就开始谈。

我就问,你们怎么搞出来的?

我说,第一,按照我的游戏规则走,企业不能这样管,要有战略要有管理。因为我看了—下中国几乎所有的传媒娱乐公司,都是当生意在做。那时候他又是卖宝马,又是做广告。必须调整,必须重新梳理。我问中军你同不同意?中军说同意。

一个故事,冯小刚吹吹牛,然后就编了个电影,而这个电影那么有意思,那么有乐趣,我突然觉得,我在帮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帮我,帮我对很多问题的想象。

我一旦进去以后,我发现,哇塞,他们的创新和创意,是我们这些公司要学习的。要从娱乐公司里学习创新和创意。这是我们这些年没去想的,创新一定在业外。

这就是投资华谊,我个人乐此不疲。

我看他们公司倒不大,开个party的样子,哇塞,好像几百亿的公司才吃得消的样子。

在前面三年,我给华谊很多帮助。

我就问,你们怎么搞出来的?

我一个月至少花几天,跟王中军天天谈,改变他的思想,重塑他的商业模式。后来,再帮他带进一批投资者,虞锋等人。我再说服冯小刚要有信心。我说中国一定会有一部电影的票房会过一亿美金。

一个故事,冯小刚吹吹牛,然后就编了个电影,而这个电影那么有意思,那么有乐趣,我突然觉得,我在帮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帮我,帮我对很多问题的想象。

这里面他们也给了我很多,比如对创新的认识。

这就是投资华谊,我个人乐此不疲。

然后我在公司内部把总监要做的是导演的思想,再灌输进去。

在前面三年,我给华谊很多帮助。

这是从华谊学到的。

我一个月至少花几天,跟王中军天天谈,改变他的思想,重塑他的商业模式。后来,再帮他带进一批投资者,虞锋等人。我再说服冯小刚要有信心。我说中国一定会有一部电影的票房会过一亿美金。

5、什么是我朋友?

这里面他们也给了我很多,比如对创新的认识。

马云:李一道长。这事儿也挺神的。

然后我在公司内部把总监要做的是导演的思想,再灌输进去。

我跟李一见过七八次吧,至今为止我还挺欣赏他。

这是从华谊学到的。

我欣赏他不是因为他神神叨叨的东西,而是他对道家文化的理解。

5、什么是我朋友?

我见过很多讲道家的人,没有他讲老子讲得那么生动有趣。

马云:李一道长。这事儿也挺神的。

他对我的帮助是,让我懂得静下来。

我跟李一见过七八次吧,至今为止我还挺欣赏他。

他让我三天禁语。这三天我受益匪浅。

我欣赏他不是因为他神神叨叨的东西,而是他对道家文化的理解。

我从来没有做过三天不讲话。三天不讲话让我舒服很多。

我见过很多讲道家的人,没有他讲老子讲得那么生动有趣。

后来我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讲话。

他对我的帮助是,让我懂得静下来。

但是同样,我和李一很多东西是有不同观点的。

他让我三天禁语。这三天我受益匪浅。

他有一次准备跟我谈七天,结果谈了两个小时他说谈完了。

我从来没有做过三天不讲话。三天不讲话让我舒服很多。

我也批判了他很多。

后来我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讲话。

所以说弟子啊什么瞎他妈乱扯。

但是同样,我和李一很多东西是有不同观点的。

我骂他的时间远远超过他跟我谈的时间。

他有一次准备跟我谈七天,结果谈了两个小时他说谈完了。

我很欣赏他。

我也批判了他很多。

我在寻找文化的东西。我对道家很有兴趣,对佛教也很有兴趣,基督教我也很有兴趣。你要问我信哪个东西?今天为止,我进了教堂我是拜上帝的,进了寺庙我是拜菩萨的,进了道观我是尊重道士的。

所以说弟子啊什么瞎他妈乱扯。

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很厉害,都不能得罪。对不对?

我骂他的时间远远超过他跟我谈的时间。

到今天我还没找到一个比上帝更聪明的人,比释迦牟尼更厉害的人。

我很欣赏他。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为什么不可以学习学习?

我在寻找文化的东西。我对道家很有兴趣,对佛教也很有兴趣,基督教我也很有兴趣。你要问我信哪个东西?今天为止,我进了教堂我是拜上帝的,进了寺庙我是拜菩萨的,进了道观我是尊重道士的。

孔老二他讲的话,我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找到比他更厉害的人。

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很厉害,都不能得罪。对不对?

这不是他们个人的,是世界文化的宝库。

到今天我还没找到一个比上帝更聪明的人,比释迦牟尼更厉害的人。

就像人家说马云你为什么很喜欢日本的东西。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为什么不可以学习学习?

我说我确实很喜欢日本的庭院,这不是日本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东西存在他们家的。这是我们唐代的东西搁在日本,它帮我们保护起来。

孔老二他讲的话,我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找到比他更厉害的人。

那是我的根告诉我我喜欢这个东西。

这不是他们个人的,是世界文化的宝库。

日本的建筑风格日本的庭院设计我喜欢,原因是什么,它为我唤醒了当年中国。

就像人家说马云你为什么很喜欢日本的东西。

如果你真正懂得道家佛家思想,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在那边还有,我们这儿没有,是根唤醒了我们。

我说我确实很喜欢日本的庭院,这不是日本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东西存在他们家的。这是我们唐代的东西搁在日本,它帮我们保护起来。

回到李一,他是我朋友。

那是我的根告诉我我喜欢这个东西。

我把他当朋友。怎么了?你说我怎么有这样的朋友。我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了?李一怎么了?

日本的建筑风格日本的庭院设计我喜欢,原因是什么,它为我唤醒了当年中国。

有天到大学里面很多人说李一,我说请在座的诸位告诉我谁见过李一?都没见过李一,你们凭什么说李一害人?是他骗过你一分钱了,还是怎么了?没有,莫名奇妙在骂,跟“文革”一样。

如果你真正懂得道家佛家思想,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在那边还有,我们这儿没有,是根唤醒了我们。

我说我见过李一,他没骗过我一分钱。

回到李一,他是我朋友。

什么是我朋友?

我把他当朋友。怎么了?你说我怎么有这样的朋友。我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了?李一怎么了?

他对我好。

有天到大学里面很多人说李一,我说请在座的诸位告诉我谁见过李一?都没见过李一,你们凭什么说李一害人?是他骗过你一分钱了,还是怎么了?没有,莫名奇妙在骂,跟“文革”一样。

我朋友要是杀人放火,只要他对我好,他是我朋友,该国家惩罚他,把他抓进去,我会给他送饭。

我说我见过李一,他没骗过我一分钱。

这是朋友。

什么是我朋友?

李一是我朋友,今天我还这么说。

他对我好。

李一没害过我,李一没骗过我。

我朋友要是杀人放火,只要他对我好,他是我朋友,该国家惩罚他,把他抓进去,我会给他送饭。

别人这么讲,我不喜欢。

这是朋友。

6、你是怎么培养年轻人的,未来的领导者?

李一是我朋友,今天我还这么说。

马云:好的年轻人是被发现,然后被训练的。

李一没害过我,李一没骗过我。

首先你要发现他有敢于承担责任的素质。他一定要有承担的。

别人这么讲,我不喜欢。

你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人。

6、你是怎么培养年轻人的,未来的领导者?

你找到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人,因为有毛病,所以才需要你帮他嘛。

马云:好的年轻人是被发现,然后被训练的。

像我们这种人身上都是毛病。从小到大我爸看我身上都是毛病。

首先你要发现他有敢于承担责任的素质。他一定要有承担的。

喜欢我的人说我这人不错。讨厌我的人怎么看都是讨厌的。

你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人。

我们公司那帮人就觉得,马云还可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员工,不敢说百分之百,都会觉得马云啊,还可以。但是肯定,恨我的人……社会上至少一半一半吧。

你找到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人,因为有毛病,所以才需要你帮他嘛。

讨厌我的人也很多。

像我们这种人身上都是毛病。从小到大我爸看我身上都是毛病。

我要找的人,第一我不找一个完美的人,我不找一个道德标准很好的人,我找的是一个有承担力的,有独特想法的人。

喜欢我的人说我这人不错。讨厌我的人怎么看都是讨厌的。

有独特想法的人未必有执行力,有执行力的人未必有独特想法。

我们公司那帮人就觉得,马云还可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员工,不敢说百分之百,都会觉得马云啊,还可以。但是肯定,恨我的人……社会上至少一半一半吧。

所以你要pick a
team。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想法很好,执行能力又很强,这样的人不太会有的。

讨厌我的人也很多。

所以我经常说三流的点子一流的执行,一流的点子……你先把它干出来再说。这两个技能很少配在一起。你要想找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你要等十年才找到一个。

我要找的人,第一我不找一个完美的人,我不找一个道德标准很好的人,我找的是一个有承担力的,有独特想法的人。

所以我要找各种各样的人,这人有想法,这人有执行力。

有独特想法的人未必有执行力,有执行力的人未必有独特想法。

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你不是找一个接班人,你是找一个团队,找一群人。

所以你要pick a
team。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想法很好,执行能力又很强,这样的人不太会有的。

没有人是完美的。组织和人的结合,才是perfect的。

所以我经常说三流的点子一流的执行,一流的点子……你先把它干出来再说。这两个技能很少配在一起。你要想找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你要等十年才找到一个。

你说我怎么培养人?发现人,训练人,给他们机会。

所以我要找各种各样的人,这人有想法,这人有执行力。

7、这就是价值观

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你不是找一个接班人,你是找一个团队,找一群人。

马云: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架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我只是觉得什么事情做得对,什么事做得不对。

没有人是完美的。组织和人的结合,才是perfect的。

作为企业来讲,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

你说我怎么培养人?发现人,训练人,给他们机会。

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不要瞎扯。

7、这就是价值观

我平凡一个人,只是我在做企业。

马云: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架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我只是觉得什么事情做得对,什么事做得不对。

《赢在中国》,我讲的是,你小子这样干是要出事儿的,你小子这样干是走不远的,不是我站在道德制高点,而是我走过的弯路我给你们讲一讲,小子,再这样做是要闯祸的。

作为企业来讲,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

讲价值观也是我们公司成长过程中自我约束的能力,而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

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不要瞎扯。

但是别人把讲价值观和做对的事情,上升到道德,那我真没办法。

我平凡一个人,只是我在做企业。

我没有以仁义道德去要求别人,我只要求你:兄弟,客户第一,你讲诚信行不行,你拥抱变化可以吗?你敬业一下可以吗?你拥有激情行不行?你团队合作行吗?

《赢在中国》,我讲的是,你小子这样干是要出事儿的,你小子这样干是走不远的,不是我站在道德制高点,而是我走过的弯路我给你们讲一讲,小子,再这样做是要闯祸的。

这就是价值观。

讲价值观也是我们公司成长过程中自我约束的能力,而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

我并没觉得这是道德。

但是别人把讲价值观和做对的事情,上升到道德,那我真没办法。

道什么德?

我没有以仁义道德去要求别人,我只要求你:兄弟,客户第一,你讲诚信行不行,你拥抱变化可以吗?你敬业一下可以吗?你拥有激情行不行?你团队合作行吗?

《赢在中国》你去看,在讲的过程中我从没讲过道德。

这就是价值观。

有个小鬼给我讲道德,我说给我闭嘴,别给我来这套。你给我踏踏实实活下去就是最大的道德。

我并没觉得这是道德。

但是呢,在这个社会里最基本的底线都已经变成道德了。

道什么德?

这事情就复杂了。

《赢在中国》你去看,在讲的过程中我从没讲过道德。

所谓牺牲精神,我只是问我自己,跟道德没关系。我只是问,我是陪家人,还是陪着大家玩这个?

有个小鬼给我讲道德,我说给我闭嘴,别给我来这套。你给我踏踏实实活下去就是最大的道德。

我在新加坡参加一个论坛。论坛上面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新加坡的外交部长、印尼的商务部长和德国前央行行长,还有我。

但是呢,在这个社会里最基本的底线都已经变成道德了。

先讨论中国危机问题,讲得天花乱坠。

这事情就复杂了。

主持人就问我,你怎么看中国,你担心中国么?

所谓牺牲精神,我只是问我自己,跟道德没关系。我只是问,我是陪家人,还是陪着大家玩这个?

我说不担心。

我在新加坡参加一个论坛。论坛上面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新加坡的外交部长、印尼的商务部长和德国前央行行长,还有我。

他问我为什么?

先讨论中国危机问题,讲得天花乱坠。

我说,在北京所有的餐桌上都在讨论十八大人选,出租车的司机都会告诉你政治内幕。出租车司机都在担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主持人就问我,你怎么看中国,你担心中国么?

他们又开始讨论欧洲,欧洲怎样怎样。

我说不担心。

主持人问我,马云你怎么看欧洲?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欧洲关我什么事儿啊?

我说,在北京所有的餐桌上都在讨论十八大人选,出租车的司机都会告诉你政治内幕。出租车司机都在担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台下四百人哗啦啦鼓掌。

他们又开始讨论欧洲,欧洲怎样怎样。

欧洲跟我有什么事情啊,欧洲你们这么knowgeable的人,都能把欧洲搞成这个样子。

主持人问我,马云你怎么看欧洲?

我说我对欧洲是一无所知啊,它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欧洲关我什么事儿啊?

接着我说,十年前我很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我开始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

台下四百人哗啦啦鼓掌。

现在我只关心自己,越来越好。

欧洲跟我有什么事情啊,欧洲你们这么knowgeable的人,都能把欧洲搞成这个样子。

所以我说,关心好自己,每个人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好,这世界就会好起来。

我说我对欧洲是一无所知啊,它跟我有什么关系?

想了解更多关于投资或管理方面的知识,可评论报名申请相关课程学习!

接着我说,十年前我很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我开始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

现在我只关心自己,越来越好。

所以我说,关心好自己,每个人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好,这世界就会好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