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黎巴嫩,带我去那1391年

黎巴嫩(Lebanon):战火中的局外人

我在忧伤的贝鲁特,真的觉得我已在传说中枪炮与鲜血弥漫下的中东,在一场场战争中,或战争阴霾即将到来的气氛里。一直在和平环境里生活的人很难想象,十五年的黎巴嫩内战,以及与以色列复杂纠结的战乱关系,到底不仅摧毁了多少黎巴嫩的发展希望,更从心里让多少黎巴嫩人彻底寒心。

局外人,在中东真是个贴切又哀伤的词汇,如我一样,来了又离开,带着一些些震惊,一些些从心底涌动的对生命的悲戚。但枪炮声不会在这片土地停止,死去的人不会回来,蔚蓝色的地中海宁静而美丽,但海风依然吹拂着悲伤的脸。如人所言,这片土地没有天使,也没有恶魔,流血的流泪的,都是人。

图片 1

@贝鲁特

图片 2

@贝鲁特

图片 3

@贝鲁特

图片 4

@巴尔贝克

图片 5

@巴尔贝克

图片 6

@巴尔贝克

之前的路,我们做过了

加之黎巴嫩国内经济长期不景气,因此在现有的贸易格局下,对于黎巴嫩的投资项目多适合“短平快”的项目,与此同时需要提高风险意识,密切关注黎巴嫩政治和周边局势变化。

本文选自《这世界啊,随他去吧》,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浦睿文化出版

作者 李沐泽 @某个旅人23号(新浪微博)

图片 7

掐掉烟蒂,世界并没有变化,我却在一日一日拥挤的北京继续寻找着该有的方向,出去吧,留下吧,不同人告诉我不同的人生道理。

但时间是公平的,它给我的也不会太多,生命有时候像是在一辆呼啸前行的列车上,你看到远方开来的另一辆列车很想跳上去,其实,机会只有一瞬,错过就是错过了。我确信,即将面临三十岁的我,生活中少了些什么。

有些时刻,他们会回来附着到我身体里,问我是否对探寻世界与自我仍有期待,我内心的渴望最终以自己都未预料到的方式喷薄而出。于是,我决定再次上路,我要在老去与投降之前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

埃及(Egypt):就跨过了尼罗河?

黎巴嫩;政治风险;中国;研究;投资

约旦(Jordan):人在天涯,天涯还远吗?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政策推进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黎巴嫩(Lebanon):战火中的局外人

黎巴嫩旧译利巴嫩,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地区,早在2000多年前,腓尼基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现在黎巴嫩小店里经常可以看到出土的腓尼基小人的仿制品。腓尼基人是第一个环非洲航行的民族,发明了腓尼基文字。黎巴嫩过去曾经盛产香柏,这些参天巨树都是邻近国家的重要建筑材料。这些有关黎巴嫩的零散记录,都可以在《圣经·旧约》里看得到。后来,古罗马占领了黎巴嫩,并修建了举世闻名的巴尔贝克神庙,该神庙是世界上保存最为完整的最大的罗马古建筑之一。

尼泊尔(Nepal):我的自由不是白来的

由于黎巴嫩扼守亚非欧战略要道,所以不少民族都曾经占领过黎巴嫩。相继受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罗马统治;七至十六世纪初成为阿拉伯帝国一部分。1517年被奥斯曼帝国占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法国委任统治地。1941年6月英军在自由法国部队协助下占领黎巴嫩。同年11月自由法国部队宣布结束对黎的委任统治。1943年11月22日黎巴嫩摆脱法国委任统治宣布独立,成立黎巴嫩共和国。1946年12月英军和法军全部撤离黎巴嫩。至此黎巴嫩彻底摆脱了英法的殖民统治,开始走上国家建设的新历程。1975年4月,黎巴嫩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两派因国家权力分配产生的矛盾激化,内战爆发。1989年10月,冲突双方在沙特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斡旋下,在沙特城市塔伊夫达成了关于停火的《塔伊夫协议》,重新分配政治权力。1990年,黎内战结束。

之后,我们继续赶路

黎巴嫩政治概况

伊朗(Iran):带我去那1391年

这是个缺乏理想主义光辉的年代,所以才有这么多人需要标榜梦想、自由、青春,炫耀什么其实是缺乏什么,我看到太多的人标榜一些标签,即使是在标榜纯粹、低调、清高,也不过是害怕外界误读自己,但每个人在面对自己时都只能呈现原本的样子,时间最终会有答案。

你不要问我原本是什么样子,如今又如何。

没有人是不会改变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过去了的经历回头观望,总是遗憾多些,就让它们随风,也入梦。这些年一路起起伏伏,和每一个人一样,生命里重要的东西,来了又走了,但离开了一些沉溺,人才能重溯初心,也相信了“可以永恒的不是人,而是时间,时间是一个来回的东西,是循环不断的,你在循环里怎么生存,就是这个。”

图片 8

@设拉子

图片 9

@亚兹德

图片 10

@亚兹德

图片 11

@亚兹德

图片 12

@伊斯法罕

图片 13

@马斯哈德

当前黎巴嫩国土面积约10000平方公里,全国人口约458万。绝大多数为阿拉伯人。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通用法语、英语。居民54%信奉伊斯兰教,主要是什叶派、逊尼派和德鲁兹派;46%信奉基督教,主要有马龙派、希腊东正教、罗马天主教和亚美尼亚东正教等。黎巴嫩全国分为贝鲁特、北方、南方、黎巴嫩山区、贝卡、阿卡尔、巴尔贝克-赫尔梅勒、纳巴蒂亚等8个省,省下共设25个县,县下设镇。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约200万人,占黎全国人口的40%,是黎政治和经济中心,也是中东著名的商业、金融、交通、旅游和新闻出版中心,历史上由于黎巴嫩商业繁荣、文化交流密切,因此首都贝鲁特曾有着“中东小巴黎”的美誉。黎巴嫩官方通行货币为黎巴嫩磅,1美元=1507黎镑。

本文选自《这世界啊,随他去吧》,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浦睿文化出版

作者 李沐泽 @某个旅人23号(新浪微博)

图片 14

掐掉烟蒂,世界并没有变化,我却在一日一日拥挤的北京继续寻找着该有的方向,出去吧,留下吧,不同人告诉我不同的人生道理。

但时间是公平的,它给我的也不会太多,生命有时候像是在一辆呼啸前行的列车上,你看到远方开来的另一辆列车很想跳上去,其实,机会只有一瞬,错过就是错过了。我确信,即将面临三十岁的我,生活中少了些什么。

有些时刻,他们会回来附着到我身体里,问我是否对探寻世界与自我仍有期待,我内心的渴望最终以自己都未预料到的方式喷薄而出。于是,我决定再次上路,我要在老去与投降之前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