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散文名篇,仪礼译注

  江生自昌平至[1],述十一兄比来颇有不豫之色[2]。叩其故,则以贤主人好音乐,延吴下歌板师[3],所进食单[4],恒倍主客之奉,思辞之归。弟以为不足介意也。

【题解】

第一章婚姻习俗

  昔者孔子以燔肉不至行[5],穆生以醴酒不设去[6],则以先至后不至,先设后不设。是为礼貌衰则去之,去之固宜矣。在《易》“
同人”之象曰[7]:“君子以类族辨物[8]。”盖物各有族,在人类而辨之。君子惟自审其分处焉[9],斯无不自得矣。不观夫昏者乎[10]?娶妻而纳采[11],俪皮纯帛可也[12];至于买妾,有费百金者;若欲落营妓之籍[13],非千金不可。其流愈下,其直益高[14],礼固有以少为贵者。

  《士昏礼》记述士娶妻成婚的礼节仪式。《士昏礼》疏引郑玄《目录》说,“士娶妻之礼,以昏为期,因而名焉。”按规定,男子在昏时亲迎新妇。以昏为名,所以称作昏礼。今所谓婚,即本于此。士昏礼有六项内容,也叫作六礼。第一,纳采:即男家遣媒向女家提亲,女家同意,男家备礼至女家求婚所行的礼仪。第二,问名:男家使人问女子之名,以归卜其吉凶。第三,纳吉:男家卜得吉兆,备礼告知女家,至此,婚姻始定。第四,纳徵:徵即成,男家在纳吉之后,送聘礼于女家以成婚礼。第五,请期:男家卜得迎娶吉日,备礼告于女家,征得同意。第六,亲迎:至婚期,婿亲至女家迎娶新妇完成婚礼。《礼记·中庸》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因此,儒家对婚礼非常重视。《礼记·昏义》论婚礼的意义说:“礼之大体,而所以成男女之别,而立夫妇之义也。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故曰,昏礼者,礼之本也。”从这种血缘伦理道德观念出发,儒家把婚礼看作整个礼制的基础。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古代的四喜临门,也是喜事之最。《礼记·昏义》曰:“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
《礼记·昏义》唐孔颖达疏:“娶妻之礼,以昏为期。因名焉。必以昏者,取其阴来阳往之义,日入后二刻半为昏,以定称之。婿日昏,妻日姻……谓婿以昏时而来,妻则因之而去也。”汉班固在《白虎通》中曰:“昏者,昏时行礼,故曰昏。姻者,妇人因夫,故曰姻。古时婚姻重在亲迎,亲迎必以黄昏之时,故称为昏”。可见婚姻是人的一生当中最重要也是最让人刻骨铭心的一件事。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婚姻则是构成家庭的前提条件。婚姻和睦是家庭幸福的基础,也是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婚配是人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它不仅关系到婚姻、家庭、子女的幸福,而且关系到一个人事业的成败。所以“婚礼最能使我们为之动情,因为所有浪漫色彩的装饰背后,人们内心最原始和野蛮的情感得到了祝福和合法化。那些驱使情人相互追求的自然欲望,是他们从遥远的古老时期继承下来的:‘玫瑰始终不忘其赖以生存的土壤。’然而,社会在这有爱情人的自发追求之上,规定了种种清规戒律。”①可见随着社会的发展,结婚的礼仪越发繁多。现摘其西凉一带有特色的加以述之:

  且歌板师之教曲,在兄未适馆以前[15],主人既置之别馆[16],不与同席,每食但与兄偕,则能类族辨物矣。食单之丰,譬如以鱼饲狸[17],以肉喂犬,于兄何损焉?孟子有言:“饮食之人,则人贱之[18]。”兄若引去[19],不知者将以兄为饮食之人,其可哉?

  昏礼:

①布雷多克《婚俗》三联书店出版1986年9月第一版P4

  故特附书左右,惟垂听焉[20]。

  下达(1),纳采(2),用雁(3)。主人筵于户西(4)。西上,右几。使者(5),玄端至。摈者出请事,入告。主人如宾服,迎于门外,再拜。宾不答拜。揖入。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以宾升,西面。宾升西阶,当阿(6),东面致命。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

第一节 婚姻议程

  注释:

  授于楹间(7),南面。宾降,出。主人降,授老雁(8)。

(1)说媒

  [1]昌平:州名,属顺天府,今北京所辖昌平县。[2]不豫:不快乐。[3]歌板师:即乐师。歌板是定歌曲节拍的檀木板。[4]食单:代指伙食。[5]燔(fán)肉:祭祀用的熟肉。古代天子或诸侯举行祭祀后,通常把祭肉赐给有关的官员。《孟子•告子》载:孔子任鲁国司寇,跟随鲁君去祭祀,结果没有赐给孔子祭肉,孔子就离开了鲁国。[6]醴(lǐ)酒:甜酒。汉代楚元王刘交很尊敬穆生,穆生不喜欢喝酒,楚元王每次设宴,特地为穆生准备甜酒。到楚王戊即位后,开始还为穆生准备甜酒,后来就渐渐忘了。穆生认为醴酒不设,说明君王对自己已经厌倦了,于是离开了楚王。[7]同人:《易》的卦名,与人同和的意思。象:卦象。[8]类族:事物因某种共同性而形成的类别。[9]分(fèn):身分,名分。处:安排,安顿。[10]昏:同“婚”。[11]纳采:古代婚礼“六礼”之一,男家托媒向女家提亲,女家答应议婚后,男家备礼前去求婚。[12]俪(lì)皮:成对的鹿皮,古代订婚的礼物之一。俪,双,对。纯帛:一段丝织物。纯,丝棉布帛一段称纯。[13]营妓:古代军中的官妓。落籍:从簿籍中除去姓名,指妓女嫁人。[14]直:同“值”。[15]适馆:去教书。馆,书塾。[16]别馆:其它的住所、居所。[17]狸:猫。猫又称狸奴。[18]贱:轻贱,鄙视。[19]引去:引退,退出。[20]垂:敬词,犹言“俯”。

  摈者出请。宾执雁,请问名(9)。主人许。宾入授,如初礼。

中国礼俗一再强调“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明媒正娶”,“三媒六证”等等。媒人在传统婚姻中发挥着很大的作用。男女双方必须经过媒人说合才能结成连理。媒人可以主动“揽活”,为男女双方牵线搭桥,也可以是“受人之托”,成人之事。媒人的产生历史久远。早在《诗经》中就多次提到媒《卫风·氓》中有“匪我愆期,子无良媒”的诗句,《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中也有“阿母白媒人”的描写。在《三国志》中有媒官的记载:“为设媒官,始知聘娶”。说明媒人在古代聘娶习俗中位置很重要。我国古有非媒不行嫁娶的礼教规条,《礼记·坊记》曰:“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礼记·曲记》载:“男子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相交亲”。在整个婚礼中,媒是重要角色,不仅在婚礼中受到厚待,而且在社会上也受到重视。

  朱彝尊(1629—1709),字锡鬯,号竹垞,浙江秀水(今嘉兴县)人。康熙时举博学鸿词科,授检讨,曾参加《明史》的修纂。他是清代著名文学家,主要成就在诗词,诗与王士祯齐名,词为浙西词派创始人。有《曝书亭集》等。

  摈者出请,宾告事毕,入告。出请醴宾(10)。宾礼辞,许。主人彻几,改筵(11),东上。侧尊■醴于房中。主人迎宾于庙门外,揖让如初,升。主人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拂几授校(12),拜送。宾以几辟(13),北面设于坐,左之,西阶上答拜。赞者酌醴,加角柶,面叶,出于房。主人受醴,面枋,筵前西北面,宾拜受醴,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赞者荐脯醢。宾即筵坐。左执觯,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西阶上北面,坐啐醴。建柶兴。坐奠觯,遂拜。主人答拜。宾即筵,奠于荐左。降筵,北面坐取脯。主人辞。宾降,授人脯,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过去,媒人说成一桩媒,媒人可以得到一些钱财,称之为“谢媒礼”。这笔钱一般由男家支付(如果男到女家,则由女家支付),在成亲的前一天,连同送媒人的鸡、鸭、肘子、鞋袜、布料一起送到媒人家。媒人第二天一定要去引导结亲,称之为“启媒”。谢媒钱的多少,视主人家经济状况自行决定,但无论多寡,均须用红纸封好,称为“红包”或“包封”。

  谭左羽是自尊自爱的读书人,在人家做私塾先生,待遇却比乐师还要低下,于是感到羞辱。朱彝尊不以文名,这篇规劝、宽慰友人的日常书信却写得别有风味,既诙谐,又关切,情理俱在,毫不刺伤朋友的自尊心,想谭左羽见了必定是开颜忘忧的。

  纳吉(14),用雁,如纳采礼。

媒在历史上有许多别称,如月老、红娘、冰人等,说媒也称执柯、作伐等。月老是月下老人的简称,是冥间专营婚姻的官儿。唐李复言《续玄怪录.定婚店》略云:唐代韦固旅次宋城南店,遇一老人倚囊坐,向月下检书。固问所检何书,云婚牍耳。又问襄中何物,云赤绳子耳,以系夫妻之足,虽仇家异域,此绳一系,亦必好合。宋城宰闻之,题其店曰“定婚店”。俗因称媒约为月下老人。王实甫在唐•元稹《莺莺传》的基础上,创作了元杂剧《西厢记》,剧中极力撮合张珙、莺莺成其好事的丫环红娘,因其活泼伶俐的性格和助人为乐的精神,受到世人的喜爱。后人因又称媒人为“红娘”。冰人之说见《晋书·索
统》,孝廉令狐策梦见自己在冰上,和冰下人说话。索圆梦解释说,冰上为阳,冰下为阴,主阴阳之事。你在冰上和冰下人说话,人阳语阴,主为人说媒。因而你当为人做媒,冰河开了,婚姻也就成了,由此后世人称媒人为冰人。

  纳徵(15),玄纁束帛(16)、俪皮,如纳吉礼。

G U,o9X U0d许愿池Y!dn V(u~X6i:B!KT

  请期(17),用雁。主人辞,宾许,告期,如纳徵礼。


  期(18),初昏,陈三鼎于寝门外东方(19),北面北上。其实:特豚,合升,去蹄(20)。举肺脊二(21)、祭肺二(22)、鱼十有四、腊一肫(23)。髀不升(24)。皆饪(25)。设肩鼏。设洗于阼阶东南。馔于房中:醯酱二豆(26)、菹醢四豆(27),兼巾之。黍稷四敦(28),皆盖。大羹湆在爨(29)。尊于室中北墉下,有禁。玄酒在西。绤幂(30),加勺,皆南枋。尊于房户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31)。

a pul8aE许愿池/S0FX|
\f(2)相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过去男子择妻,女子嫁夫,家庭首先考虑的是门当户对,自己根本无权选择。《诗经》说:“娶妻之如何?必告父母。”《白虎通·嫁娶》中也说:“男不自专娶,女不自专嫁,必由父母,须媒,为何?远耻防淫佚也。”除去由父母权衡家庭整体利益而外,还要防止淫佚,古人之父母为儿女操心可想而知。可见相亲过去通行的婚聘条件,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门当户对”。门当户对除了家族的社会地位以外,还有经济条件、家族世系、职业等等,结婚当事人本身的条件也给予考虑。到当婚、当嫁的时候,男方家长便请媒人向物色好的门户提亲,即男家请人向女家说明缔结婚姻的请求,这就是“纳采”,相当于今日的所谓的“提亲”、“说媒”。这是婚聘的第一个步骤,纳采也要携带礼品的。古代用雁,所以这个礼仪也称作“奠雁”。纳采用雁,有一定的讲究,雁是候鸟,冬天飞往南方,夏季则生活在北方,实际上就等于告诉女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应该像雁那样适时选择其所居之地。

  主人爵弁纁裳缁袘(32)。从者毕玄端。乘墨车(33),从车二乘,执烛前马。妇车亦如之,有裧(34)。至于门外。主人筵于户西,西上,右几。女次(35)。纯衣纁■(36),立于房中,南面。姆纚笄宵衣(37),在其右。女从者毕袗玄、纚笄,被■■(38),在其后,主人玄端迎于门外,西面,再拜。宾东面答拜。主人揖入,宾执雁从。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西面。宾升,北面,奠雁,再拜稽首(39)。

古时,女子皆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身处闺房,难看芳容。在经媒人说合之后,男方一般都会提出看一看对方的要求,这种在媒人带领下到女方家礼的初次见面访问的活动称之为“相亲”,俗称“看亲”。

  降,出。妇从降自西阶。主人不降送。壻御妇车,授绥,姆辞不受(40)。妇乘以几,姆加景(41),乃驱,御者代。壻乘其东,先。俟于门外。

相亲的日子由男方提出,由媒人通知女方家长,双方都应做好准备,男方要带一些礼物,礼不在多,只是表心意而已,若能打动对方父母的心就更好了。还有的送茶叶,陆羽《茶经》所说:“凡艺而不实,植而罕茂”,因为茶叶意味着事成之后希望子孙繁盛,同时按当地老人们的说法,“茶”与“茬”同音,意即到女方家去提亲,看有没茬口,若有,就意味这双方有缘分,以后的程序才能依次进行。由于婚姻事关男女的一生幸福,所以,以大多数男女的父母来说,彩礼虽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但更重视和更多的还是那些消灾祐福的吉祥之物。尤其茶在我国各族的彩礼中,有着特殊的意义。这一点,明人郎瑛在《七修类稿》中,有这样一段说明:“种茶下子,不可移植,移植则不复生也,故女子受聘,谓之吃茶。”

  妇至,主人揖妇以入。及寝门,揖入,升自西阶。媵布席于奥(42)。

作为主角的男女双方都应该尽力收拾打扮得漂亮些,以获取对方的好感。如果男方被女方父母留下款待,这一般说明他已得到女方父母及女方的认可。若迟迟不备饭菜且任由男方告辞出门,则说明这婚事即将告吹,若男方看不上女方,则把带来的礼品拿回。我国是一个讲求含蓄的名族,这种事当然不会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全靠男方和媒人察言观色或是通过其他人回话。有时,女方也可能会去男方家“拜访”,通过男方家的亲朋好友打听男方的家庭、疾病及父母的人缘。毕竟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女方的父母害怕“上梁不正下梁歪”或有其他的病疾,其实这种担心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对子女婚姻大事的关心。若女方父母不愿意接受男方的款待,执意告辞,表明这门婚事难以告成。此时,男方当然不可费力强留。女方父母通过察看男方家庭情况,欣然接受邀请,或者将奉上的香茶一饮,或者吃上一顿长面,这桩婚事就八九不离十了,接下来就是问名。

  夫入于室即席。妇尊西,南面。媵、御沃盥交(43)。赞者彻尊幂。举者盥,出,除鼏,举鼎入(44),陈于阼阶南,西面,北上。匕俎从设(45),北面载(46),执而俟。匕者逆退(47),复位于门东,北面,西上。赞者设酱于席前,菹醢在其北,俎入,设于豆东,鱼次(48)。腊特于俎北。

(3)问名,武威一带叫合婚。是男方的“纳采”礼节过后,女家收下了礼物,男方再采取的下一个步骤,就是媒人持帖过去问女方的姓名,包括女子为谁所生,是亲生还是收养,是正室还是继室所生。还有生辰八字,以便回去算卦,算一算是否“相配”。对男方来说,一般不娶属羊的姑娘,据说一辈子会吃苦,这当然缺乏一定的科学依据,不值得提倡。旧时人们的阴阳观念极重,崇尚五行相生相克之说,又有属相相合相冲之说。比如民间有四大绝婚的说法:白马怕的是青犏牛,鸡见猴万年愁。蛇见兔儿泪长流,鸡见蛇如刀截。若犯了此忌,婚事便没有成功的希望,如能“合”上,双方商定日期“道喜”。

  赞设黍于酱东,稷在其东,设湆于酱南。设对酱于东(49),菹醢在其南,北上。设黍于腊北,其西稷。设湆于酱北。御布对席。赞启会卻于敦南,对敦于北(50)。赞告具。揖妇即对筵,皆坐,皆祭。祭荐黍稷肺。赞尔黍(51),授肺脊。皆食,以湆酱(52)。皆祭举,食举也(53)。三饭(54),卒食。赞洗爵,酌酳主人(55)。主人拜受。赞户内北面答拜。酳妇,亦如之。皆祭。赞以肝从(56)。皆振祭(57),哜肝,皆实于菹豆。卒爵(58),皆拜。赞答拜,受爵再酳如初。无从(59)。三酳用卺,亦如之。赞洗爵,酌于户外尊。入户,西北面奠爵,拜,皆答拜。坐祭。卒爵,拜,皆答拜。兴。主人出,妇复位。乃彻于房中(60),如设于室,尊否。主人说服于房,媵受。妇说服于室,御受(61)。姆授巾。御衽于奥,媵衽良席在东(62),皆有枕,北止(63)。主人入,亲说妇之缨。烛出。媵馂主人之余,御馂妇余(64)。赞酌外尊酳之。媵侍于户外,呼则闻。

(4)聘礼

  夙兴,妇沐浴纚笄宵衣以俟见。质明,赞见妇于舅姑(65)。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南面,姑即席。妇执笲枣栗(66),自门入。升自西阶,进拜,奠于席。舅坐抚之(67),兴,答拜。妇还,又拜。降阶,受笲腶脩(68)。升,进,北面拜,奠于席。姑坐举以兴,拜,授人。

是日,媒人将彩礼、衣物、嫁妆送往女方家。聘礼一般是黄金、小米、银圆、钞票,数量不等。同时随带“大肉方子”,两瓶喜酒,10双黄皮红点馒头。返回时,女家要回敬一瓶米、一瓶面,表示米面夫妻百年好;还要包上青线、艾叶、发面、耙齿等,象征亲热、恩爱、发财、把家。可见在男耕女织的社会图景里聘礼也散发出浓浓的乡土文化情韵,寄托着美好的祝愿。

  赞醴妇。席于户牖间,侧尊■醴于房中。妇疑立于席西(69)。赞者酌醴,加柶,面枋。出房,席前北面。妇东面拜受,赞西阶上北面拜送。妇又拜,荐脯醢。妇升席,左执觯,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降席东面,坐啐醴。建柶兴,拜,赞答拜,妇又拜。奠于荐东,北面坐取脯。降,出,授人于门外。

(5)纳征

  舅姑入于室,妇盥馈(70)。特豚,合升,侧载(71)。无鱼腊,无稷。

《礼记·曲礼上》:“男女非有行媒,不相之名;非受币,不交不亲。故日月以告君,齐戒以告鬼神,为酒食以召乡党僚友,以厚其别也。”
唐代杜佑的《通典》也说:“人皇氏始有夫妇之道;伏羲氏制嫁娶,以俪皮为礼;五帝驭时,娶妻必告父母;夏时亲迎于庭;殷时亲迎于堂;周制,限男女之年,定婚姻之时,六礼之仪备。”可见纳征这一礼仪在古代是非常重视的。它标志着二人的婚姻得到父母的正式同意与认可。那么为什么要举行纳征这样隆重的仪式呢?刘师培先生对此作了深刻的分析:“俪皮之礼,即买卖妇女之俗也。后世婚姻行纳彩、纳吉、问名、纳征、请期、亲迎六礼;纳彩、纳吉皆奠,而纳征则用玄纁束帛,所以沿买卖妇女之俗也。”②我觉得这一见地非常深刻。自从人类社会过渡到父系氏族以后,男子在生活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而财富的多寡一定程度上也是衡量他们社会地位高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同时也是博取女性欢心的最好标致。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很好的保护与养活自己的心上人,这显然是古代男耕女织生活的遗迹。

  并南上。其他如取女礼。妇赞成祭(72),卒食,一酳,无从。席于北墉下(73)。妇彻,设席前如初,西上。妇馂,舅辞易酱(74)。妇馂姑之馔。御赞祭豆、黍、肺、举肺脊。乃食。卒,姑酳之,妇拜受,姑拜送。坐祭,卒爵,姑受奠之。妇彻于房中,媵御馂,姑酳之。虽无娣,媵先。

纳彩,男方要给女方一定的财物,如银元、绸缎衣服、八副罗裙、鞋面、红绿手帕等,一般要凑足十件,表示“十全十美”。而在我工作的甘南地区则讲究送“四色礼”即烟、酒、冰糖、茶、桂圆等,只要凑够四样即可。也是希望婚姻能够团团圆圆,幸福美满之意。在接受男方的礼物以后,女方也回奉一些简单的礼物,如“莲生贵子”面人一个,面石榴十个,纸包麸、盐十包,其民俗象征意义是预祝婚后连生贵子,多子多福。食盐带回男方后,要撒在公婆和妯娌身上,表示婆媳、姑嫂之间有“严(盐、缘)法。”,全家老少有“福(麸)气”,同时,盐与缘谐音,包含有缘份的意思,希冀婆媳、妯娌关系亲密。这些赠品礼轻意重,寄托着人民的善良愿望。在八十年代还送“永久”牌的自行车,也是希望双方的婚姻能幸福长久。一般不送飞鸽牌的自行车,由于以前的婚姻大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万一女方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时,新娘像飞鸽一样飞走。与纳彩相对应的就是新娘家的陪嫁妆,陪嫁妆视家境而异,一般是一对箱子、毡被、衣服及鞋袜、梳妆用具等,现在生活条件大大改善后陪嫁的有被子、毛毯、甚至三轮车、摩托车、家庭影院、冰箱、沙发等。

  于是与始饭之错(75)。

②刘达临《中国性文化史》东方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P95

  舅姑共飨妇以一献之礼(76)。舅洗于南洗,姑洗于北洗(77),奠酬。

第二节婚礼

  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归妇俎于妇氏人(78)。

(1)添箱

  舅飨送者以一献之礼,酬以束锦(79)。姑飨妇人送者,酬以束锦。

结婚前,要进行补礼,男女将议定彩礼的
短缺部分择日由媒人送往女家,然后,双方商定日期,卜定良辰举行婚礼,俗称“娶媳妇”、“过事情”、“出嫁”等。亲邻为男方赠送礼物谓之“贺礼”,为女方赠送礼物谓之“添箱”。由于以前条件较差“添箱”的东西无非就是一双袜子、一条头巾或一个镜子都可以,只要表达出对结婚人的真诚祝福即可。女方家设宴招待比较简单,择选至亲若干人随姑娘去男方家做客,称“西客”

  若异邦,则赠丈夫送者以束锦。

(2)铺床

  若舅姑既没,则妇入三月,乃奠菜(80)。席于庙奥(81),东面,右几。席于北方(82),南面。祝盥,妇盥。于门外,妇执笲菜,祝帅妇以入(83)。祝告,称妇之姓曰:“某氏来妇(84),敢奠嘉菜于皇舅某子(85)。”妇拜,扱地(86),坐奠菜于几东席上。还,又拜如初。妇降堂(87),取笲菜,入。祝曰:“某氏来妇,敢告于皇姑某氏。”奠菜于席,如初礼。妇出,祝阖牖户。老醴妇于房中(88),南面,如舅姑醴妇之礼。壻飨妇送者丈夫妇人,如舅姑飨礼。

待嫁姑娘在结婚前一、二日要由“全福人”开脸,即用两条
线反复绞合,把脸上及两鬓的汗毛拔除,新娘子愈加聪俊漂亮,表示处女生活已经结束,新生活即将开始。男方家还要在结婚前的一天“铺床”。一般有儿女双全的嫂子或表姐等去新房里铺床。关于铺床,司马光的《书仪·亲迎》一书记述前期一日男氏使人张陈其婿之室按宋代的俗例毡褥帐幔陶衾之类女家当具之所张陈者但毡褥帐帷幕之类应用之物明代的《清平山堂话本》中收有一篇《快嘴李翠莲记》,写翠莲与未婚夫拜堂后,进入洞房,坐在床上,听侯婆家撒帐。婆家人边撒五谷,边唱《撒帐歌》:

  [记]

撒帐上,交颈鸳鸯成两两。从今好梦叶维熊,行见膑珠来入掌。

  士昏礼,凡行事,必用昏昕(89),受诸祢庙,辞无不腆(90),无辱(91)。挚不用死,皮帛必可制(92)。腊必用鲜,鱼用鲋,必殽全(93)。

撒帐中,一双月里玉芙蓉。恍若今宵遇神女,红云簇拥下巫峰。

  女子许嫁(94),笄而醴之,称字(95)。祖庙未毁,教于公宫(96),三月。若祖庙已毁,则教于宗室(97)。

撒帐下,见说黄金光照社。今宵梦吉便相随,来岁生男定声价。①

  问名:主人受雁,还,西面对。宾受命乃降。

可见这种习俗古来已久。在武威一带铺床时,先把新褥新被取出铺在床上,在炕或床的四角还有枕头下面放上花生、红枣、核桃等,当然铺床时还有不同的说辞。有的说道:枕头一拿,快快生娃。枕头一落,五子登科。有的是双双核桃双双枣,儿子多了女子少。有的是:一撒荣华富贵,二撒金玉满堂。三撒百年合好,四撒全家安康。

  祭醴,始扱一祭,又扱再祭(98)。宾右取脯,左奉之;乃归,执以反命。

有些地方还一边撒,一边口念《铺床歌》,其歌词下:

  纳徵:执皮,摄之,内文(99)。兼执足(100),左首。隨入,西上,三分庭一,在南。宾致命,释外足,见文(101)。主人受币,士受皮者自东出于后,自左受,遂坐摄皮。逆退,适东壁。

小弟登科娶妻房,伯母让咱来铺床;

  父醴女而俟迎者,母南面于房外。女出于母左,父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笄(102)。母戒诸西阶上,不降。

叫声他婶你别笑,我撒果子你撒糖。

  妇乘以几(103)。从者二人坐持几,相对。

撒一把金银满地,撒两把儿女满堂;

  妇入寝门,赞者彻尊幂,酌玄酒,三属于尊(104),弃余水于堂下阶间。加勺。

撒三把连中三元,撒四把四季平安;

  笲,缁被纁里,加于桥(105)。舅答拜,■彻笲。

撒五把五子登科,撒六把六亲好和;

  妇席荐馔于房。飨妇,姑荐焉,妇洗在北堂,直室东隅;篚在东,北面盥。妇酢舅,更爵,自荐,不敢辞洗(106);舅降,则辟于房,不敢拜洗。凡妇人相飨,无降。

撒七把七星高照,撒八把八仙庆寿;

  妇入三月,然后祭行(107)。

撒九把九莲灯明,撒十把十方太平。

  庶妇,则使人醮之(108)。妇不馈。

撒罢糖、烧檀香,送子奶奶坐当阳;

  昏辞曰:“吾子有惠,贶室某也(109)。某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纳采。”对曰(110):“某之子蠢愚,又弗能教。吾子命之(111),某不敢辞。”致命曰(112):“敢纳采。”

好儿送给他三个,好女送给他一双;

  问名,曰:“某既受命(113),将加诸卜,敢请女为谁氏?”对曰:“吾子有命,且以备数而择之(114),某不敢辞。”

长子北京做阁老,次子南京当宰相;

  醴,曰:“子为事故,至于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醴从者(115)。”

剩下三子年纪小,独占鳌头状元郎。

  对曰:“某既得将事矣(116),敢辞。”“先人之礼,敢固以请。”“某辞不得命,敢不从也。”

撒罢糖、俺俩走,孩子们可别尿湿床。

  纳吉,曰:“吾子有贶命(117),某加诸卜,占曰:‘吉’,使某也敢告。”对曰:“某之子不教,唯恐弗堪。子有吉,我与在(118),某不敢辞。”

嫂嫂铺床结束,新郎领着小弟、小侄和小外甥们都一齐上床睡觉(俗称压床,在大靖一带也可以是姐夫或者男方兄弟压床),不准让女孩参加。除此之外在武威一带还要找一个小男孩在婚床上撒泡尿,即童子尿,意思是希望能早生贵子。另外武威有“离娘亲,见娘红”的说法。前者指的是在娶亲的当天,当新娘离开娘家时,男方还要给女方父母送花馍馍、肉方子(4根猪肋条肉)及酒等。这就是一般所说的“离娘肉”。首先在桌子上点上两根红蜡烛,将新娘的父母请到前面坐下,然后新郎、新娘跪拜父母,同时将这些东西恭恭敬敬奉送父母。毕竟姑娘是娘的心头肉,从小含辛茹苦将其抚养长大,一旦离开时也是难以割舍。男方能够娶到一位温柔贤淑、勤劳能干的妻子是他毕生的福气,当然要饮水思源,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有了送“离娘肉”的习俗,同时也是让新娘的父母能够放心。“见娘红”指的是刚见准丈母娘的时候要给红包,希望事情有好的结果。

  纳徵,曰:“吾子有嘉命,贶室某也,某有先人之礼:俪皮束帛,使某也请纳徵。”致命,曰:“某敢纳徵。”对曰:“吾子顺先典(119),贶某重礼。某不敢辞,敢不承命!”

①董晓萍《说话的文化》,中华书局,2002年4月北京第一版,P124。

  请期,曰:“吾子有赐命,某既申受命矣(120)。惟是三族之不虞(121),使某也请吉日。”对曰:“某既前受命矣,唯命是听。”曰:“某命某听命于吾子。”对曰:“某固惟命是听。”使者曰:“某使某受命,吾子不许。某敢不告期?”曰某日。对曰:“某敢不敬须(122)?”

(3)娶亲

  凡使者归,反命,曰:“某既得将事矣,敢以礼告(123)。”主人曰:“闻命矣。”

娶亲之日,男女穿戴一新,男家备骏马、香车迎娶。大靖河流域是,由新郎赴女家迎亲,有陪郎、娶亲奶奶和媒人伴之;娶亲去的人数要双数,其中要有妇女一人,谓之“娶亲奶奶”,此人要选合属相的,父母、丈夫、儿女都齐全的,俗称“全焕人儿”。此意也是希望双方结婚后能子女众多、家族繁盛,十全十美。娶亲回来时新娘家也要有一人送亲,谓之“送亲奶奶”。

  父醮子(124),命之曰:“往迎尔相(125),承我宗事(126)。勖帅以敬(127),先妣之嗣(128)。若则有常(129)。”子曰:“诺。唯恐弗堪,不敢忘命。”

古浪河流域是新郎在家恭候由娶亲公公、奶奶、媒人等赴女家迎娶。女家招待后,礼炮响过,新娘由姑爹或兄长抱入轿中,谓之“抱轿”。新娘上轿时,照例都要号啕大哭,谓之“哭嫁”。这一方面是真情的表露,尽管“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但毕竟新娘自幼生长在父母身旁,骨肉情长,猛然分别,女儿将做人妻,出于对未来生活的担忧与恐惧,想到昔日父母的恩情,自然情意绵绵、难分难舍,不由得涕泪交流,痛哭一场。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心理上的迷信,当地人认为新娘上轿不哭,娘家就不兴旺,民谚有:“女儿哭一哭,娘家富一富。”临走哭嫁被认为是吉利的事情,有的新娘没哭,娘家人佯装要打的样子,让新娘哭出声来。哭,成了特定的民俗惯例。同时新娘出娘家门前,要手拿一把筷子,转身抛在地上,表示不带走娘家的钱财,这与中国人历来的传统有关。由于中国人历来有讨口采的习俗,筷子就有快生贵子,快快乐乐,五子登科,等等好意头。十双筷子在一起呢又有十全十美的意思。筷子筷子,快生贵子,这在清代末年,非常流传的,加之筷子是成双成对的,一般结婚时送两双红筷子作为定情之物,两根筷子在一起,希望双方能够白头到老,永不分离。另外,在江南闹新房的时候,会把筷子从窗户扔进去,一把筷子落在地上,哗一声响,大家就都会说“筷子筷子,快生贵子”有着这种说法。由于以前在一些山区交通条件差,所以常常用马车或毛驴车娶亲,娶亲时女方家的人要偷偷的把男方娶亲的的东西藏起来,如马鞍、围脖子、楸抓子,临走时让女婿出钱赎回。通过这种方式来增加婚礼的热闹气氛,在其他少数民族也同样存在,只不过方式略微不同而已。比如壮族娶亲用的是牛车,牛车上挂起黑蚊帐,新娘就坐在蚊帐里出嫁这天,新娘不能见天;要不以后总挨日晒雨淋,劳累辛苦一辈子。去送嫁的几个姐妹也坐在牛车上,她们打布伞遮起脸来。

  宾至(130),摈者请。对曰:“吾子命某(131),以兹初昏(132),使某将(133),请承命。”对曰:“某固敬具以须。”

一声鞭响,牛车上路了。一出村来,这些送嫁的姐妹便嘻嘻哈哈,拿新郎来取乐。牛车赶得快了,一首山歌马上打过来:

  父送女,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134)!”母施衿结帨(135),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136)!”庶母及门内,施鞶(137),申之以父母之命(138)。命之曰:“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139),夙夜无愆(140)。视诸衿鞶(141)!”

“妹夫妹夫莫鲁莽,

  壻授绥,姆辞曰:“未教,不足与为礼也。”

赶车不是撵鸭帮;

  宗子无父,母命之(142)。亲皆没,己躬命之(143)。支子,则称其宗(144)。弟,则称其兄(145)。

若是我妹头昏了,

  若不亲迎,则妇入三月,然后壻见(146)。曰:“某以得为外昏姻,请觌(147)。”主人对曰(148):“某以得为外昏姻之数,某之子未得濯溉于祭祀(149),是以未敢见。今吾子辱,请吾子之就宫,某将走见(150)。”对曰:“某以非他故,不足以辱命(151),请终赐见。”对曰:“某得以为昏姻之故,不敢固辞,敢不从?”主人出门左,西面。壻入门,东面,奠挚,再拜,出。摈者以挚出,请受(152)。壻礼辞,许,受挚,入。主人再拜受。壻再拜送,出。见主妇(153)。主妇阖扉(154),立于其内。壻立于门外,东面。主妇一拜,壻答再拜。主妇又拜,壻出。主人请醴,及揖让入(155),醴以一献之礼。主妇荐,奠酬,无币。壻出,主人送,再拜。

要你帮她扯鼻梁。

  【注释】

新郎不知道她们在开玩笑,老老实实去拉牛绳,车刚刚慢下来,又一首歌劈头盖脑砸过来:

  (1)从“昏礼下达”至“授老雁”记述婚礼纳采之仪。下达:达即通达。男家欲与女家联姻,遣媒下通其言于女家。

妹夫赶车莫学坏,

  (2)纳采:采即採择。经男家向女家提亲,女家同意后,男家备礼至女家求婚之仪。这是婚礼的第一个步骤。

蜗牛爬竿慢慢来;

  (3)用雁:纳采用雁作为求婚的礼物。

你是酒醉饭又饱,

  (4)主人:此处指女父。

我们挨饿颈脖歪!

  (5)使者:男家媒氏。一说为男家属吏,非是。

牛牯不懂人情,拉车照样甩它的尾巴,有时竟甩到新郎的脸上,使得新郎狼狈不堪!牛车赶上坡时,新郎央求送嫁的姐妹下车。那些调皮的姐妹根本不听从。牛拉不动了,新郎只好去帮拉车,弄得气喘吁吁,这帮姐妹却吃吃地笑了。所以有的新郎怕挨整,接新娘时就用两头水牯去拉车。”①以上的取闹往往使得喜庆的婚礼更加热闹,所以新郎对这种善意的做法也是非常的乐意。

  (6)当阿:阿即栋。凡士之庙,共五檩,中脊为栋。栋北一檩,下有室户。栋南一檩,称作前楣。楣前接檐一檩为庪(guǐ)。此当阿即至中脊(栋)下。

在闹完新郎后,然后再由至亲好友组成送亲队伍,谓之“西客”,12人、14人、16人不等,其中有“送亲奶奶”和陪娘,照料新娘,管理嫁妆;新娘弟弟或较近的亲戚的小孩坐在陪嫁的东西上“压箱子”(陪嫁妆,具家境而异,一般是一对箱子、毡被、衣服及鞋袜、梳妆用
具等)。到男方家门口,呆在上面不下来,然后等待男方的姐夫等抬女方家陪的嫁妆。因为以前条件差所以给一些糖果或几元钱就算完了。

  (7)楹间:东西两楹之间。堂前部东西各一柱,称作楹。

另外在娶亲的路途当中也有好多讲究,比如新郎家要提前在娶亲车路过的地方,将井口要盖住,在大树上贴上红纸条以避邪。这恐怕是远古时候自然崇拜的遗迹。正如《古代文明的起源》一书所说,在原始社会,由于生产力十分低下,先民们面对着充满神力的灵性世界,对它的神秘、强大、仁慈、邪恶等等特点无法把握,难免在心中产生神奇、惊愕、无助、恐慌、畏惧、敬仰等情感,而且随着这些情感的世代积淀,便将它们作为一种明确的意识凝结并积淀起来,并要求为它们找到一个稳恒的寄托对象,这样便形成了人类最初的信仰要求—自然崇拜。也就是说,不管利己还是异己,对于先民来说都是不能随意左右的力量,正如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自然界起初是作为一种完全异己的、有限威力的和不可制服的力量与人们对立的,人们同它的关系完全像动物同它的关系一样,人们就像牲畜一样服从它的权力,因而,这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纯粹动物式的意识。可见在原始人眼里,万物都有灵,他们认为路途当中的神灵或邪魔会伤及到新娘,于是在沿途贴红纸条以避邪。同时对娶亲的路线也有讲究,即娶亲的去路线与来的路线要不同,另外在娶亲途中如果碰到另外的娶亲车辆不能就此走开,要把车停下后双方交换手绢或其他东西,一者是礼节的需要,另外也是互相的美好祝福,同时也有更只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忌走回头路。

  (8)老:家臣之长者。

到男方家后,男方家门口摆有酒桌,置米面、水、火酒烟等物,排列迎亲男女。同时男家门口,以红毡铺地,迎新娘下车,有司仪唱礼:“新人下轿,大吉大利”。进街门时,男家事先在门槛前放上骡鞍、套簧子(驴子拉磨的套具)。新媳妇要跨过骡鞍、套簧,然后进街门。这是唱礼的就唱:“新人跨骡鞍,一世保平安,”“新人跨套簧,进门就顺当”。也有在车前布骡鞍的,跟前面讲的一个意思。还有的进门时在大门口放置一盆火,让新娘跳过去。跳火盆,这寓意婚后日子红红火火,当然也有驱邪之意;跨马鞍,则是祈求夫妇白头偕老,日子平安,而且让新娘懂得规矩,做到“好马不备二鞍,好女不嫁二男”。在武威一带新娘入门时,脚不沾地,用两三条毛毡轮换铺地,新娘从上面踏过。然后“拖婚”,即新郎用一条红布由新娘牵着。踩着毡进入堂屋拜天地、拜祖先。新郎、新娘一进门以后就放炮、敬酒,用和着盐、面、五谷杂粮的彩色纸花打身,以示驱邪,这时不合属相的人要暂时回避。还的地方是有人手抓五谷杂粮,不时撒在新娘身上,口里吟诵:“一撒金,二撒银,三撒媳妇进了门。进大门大吉大利,进二门万事如意。”同样的习俗在其他少数民族也也有,如壮族结婚时,新娘头上盖遮头巾,由送嫁姐妹打伞,涌进大门来了。那妇女甜滋滋地往新娘头上、身上和新娘经过的路上抛撒五谷,边撒边念彩词……随着新娘脚步缓缓的移动,看着一把一把五谷轻轻地撒落,品味那迷人的彩词,人们欢喜若狂!那彩词虽不是糯米陈旧,却能把每个人灌得醉醺醺的:“

  (9)此节述问名之仪。问名:询问女子之名,以归卜其吉凶。故下文《记》述问名之辞说,“某既受命,将加诸卜,敢请女为谁氏?”

玉米扁,

  (10)此节述礼宾之仪。醴宾:即礼宾。

饭豆圆,

  (11)彻几改筵:上纳采礼设几筵,乃为神而设,以西为上。此处为礼宾而设筵,改西上为东上,故称改筵。下文有主人亲授几于宾之仪,故此处言撤几。

玉米脚上种饭豆,

  (12)拂几授校:校即几足。谓主人拭几,然后执几以几足授与宾。

饭豆攀藤得见天。

  (13)宾以几辟:辟,避让谦退。主人以几授宾,拜送之,时宾有几在手,故以几辟。(14)此节述纳吉之仪。纳吉:男家占卜得吉,认为适于联姻,乃备礼告知女家。此为婚礼第三个步骤。

你犁田地,

  (15)此节述纳徵之礼。纳徵:徵即成,使使者纳币以成昏礼。男家送聘礼于女家以证定婚事。此为婚礼第四个步骤。

我锄地边,

  (16)玄纁:玄、纁二色。玄:黑色。纁:浅红色。玄纁束帛,即玄纁二色的五匹帛(一说玄三纁二)。

有心耕来有心种,

  (17)此节述请期之仪。请期:男家卜得迎娶的吉期,备礼告于女家。为表示对女家的尊重,男家不直接告以吉期,而先请于女家,然后告之,故称请期。此为婚礼的第五个步骤。

莫给野草来占园……②”

  (18)此节述将亲迎所预设的食物、器具。期:取妻之日。

彩词里表达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追求,寄托着对未来的美好理想。另外在新娘到来前在新房炕上要有合属相的未婚男子守床,俗叫“压床”同时新房窗户要用红纸糊,在新娘进房时由新娘拆破窗纸,意味这结束少女生活,新的夫妻生活即将开始。

  (19)寝门:此寝指新婿所居之宫。寝门在大门内,与大门垂直。庙在寝东。  (20)去蹄:除去蹄甲。

①欧阳若修/韦向学《中国婚俗集锦》,漓江出版社,1986年11月第一版,P4.

  (21)举肺:行礼所用肺有二种,一举肺,离割之,食时可祭可哜(尝),故又称作离肺、哜肺。二祭肺,刌(cǔn)切之专用于祭,故又称刌肺、切肺。祭时举肺、祭肺皆有,食则只用举肺。

②同上P7

  (22)祭肺:见注(21)。

(4)婚礼

  (23)腊一肫:腊(x9):干肉。肫(ch*n)当作纯。一纯即一双。郑玄说:“腊,兔腊也。”

新娘和“西客”一到,礼炮齐鸣,迎亲男女说着客套敬酒洗尘。新娘由娶亲和送亲奶奶陪进新房,并锁上房门。“西客”则被迎至客房梳洗、饮茶、抽烟。之后按卜定时辰进行神(合)仪式,即在院内按喜神方位置酒桌,桌上放“宝斗”、“宝瓶”、米面升、鲜花、蒸的鱼等物,在婚礼结束后由专人收走,但也有的时候被那些不能生育的女子还有调皮的娃娃“抢走”(尤其鱼一方面希望新婚夫妇以后的生活年年有余,另外鱼也是“性”的代名词,在先民的眼中,鱼无疑是一种具有较高生殖能力的动物,鱼腹多子,繁殖力强,且与大溪文化的存在息息相关,人们选择了鱼作为动物图腾崇拜从而寄托对种的繁衍的渴望。闻一多撰写的《说鱼》认为,原始人崇拜生殖、重视种族蕃衍,而鱼的象征意义,起源于鱼的繁殖力最强。李泽厚也认为,仰韶期半坡彩陶的鱼纹和含鱼人面,是对氏族子孙“瓜瓞绵绵”的祈祷。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一书,明确指出鱼是作为“女性生殖器的象征”而受到崇拜的,“因为鱼的轮廓,更准确的说是双鱼的轮廓与女阴的轮廓相似。”这一些表现充分说明,生活在渔猎社会的先民将鱼作为生殖崇拜,反映了远古先民尤其是女性,希望对鱼的崇拜能起到生育能力的转移作用或加强作用。可见婚礼上放鱼这是原始“鱼”崇拜的遗迹。)再在地毯上铺红毡,然后举行婚礼。先由介绍人报告联姻经过情况,证婚人宣读结婚证书内容,新郎新娘交换饰物,相对三鞠躬,继由证婚人箴词,来宾致贺词,主婚人致答词,新郎新娘行致谢礼。一般在举行婚礼时男左女右,行三叩首礼(拜天地、祖先、父母),然后夫妇互拜,最后拜来宾,这时主持人要说一些生财纳福、尊老爱幼、早生贵子之类的吉利话,在农村也没严格的程序要求。笔者曾在一次婚礼上听到一段祝福词:“旭日飞升、霞光万丈,灿烂的阳光普照四方,四合大院,贵客满堂,五彩缤纷,喜气洋洋,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云南的姑娘嫁四川这是天配的良缘,他们是两个爱国青年,他们是四化建设的精兵,教育残线的强将,家和万事兴,教育事业立新功,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祝万事如意”,

  (24)髀不升:髀(b@)即尾骨。《礼记·内则》说:“免去尻。”谓割去尾骨部分,不升于鼎。

同时在婚礼举行时平辈之间可以开一些玩笑以此调节婚礼的气氛,如要求新郎新娘谈一下恋爱过程等。婚礼结束时,众人把门,新婚夫妇抢先进入洞房,认为谁先进入洞房,将来谁就当家。(而在甘肃临潭的安多族在新娘进入婆家大门时,伴娘有意识的提醒新娘要抬起头来,这样以后在婆家才有地位,不至于受到欺侮。尽管这是一种男尊女卑的思想意识,不值得提倡,但作为一种习俗仍延续至今。)

  (25)饪:熟。

在早些年还有卷席的习俗,笔者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参加的一次婚礼上将新郎新娘放卷在一条席子中间卷到洞房,现在看来,一方面是为了婚礼的气氛更加热闹,另一方面也是古代习俗的遗留。早在古代中原就有传袋的习俗男家以袋铺地使新妇行其上进门亲妇走过的袋又又迅速传到前面铺在地上袋与代谐音取传宗接代的吉兆到宋代,人们娶媳妇,轿子进大门,也是“传席以人,弗令履地”,这种仪俗用意,即传宗接代。清人笔记《不下带编·卷二》记载说:“今杭俗用米袋承毡,名曰:‘传代’,又曰:‘袋袋相传,以袋隐代’。”近人胡朴安的《中华全国风俗志》也记述了浙江的传席风俗:“新娘进门,布袋铺地辗转跟换,令步其上,谓之传袋,尤言传代也。”也有用席铺地的叫传席元陶宗仪《辍耕录.传席》今人家娶妇舆轿迎到门如传席以入费令履地这种卷席的做法应该也是“代代相传”之意吧。进入洞房以后新郎上在床上必须踩扁床上铺的核桃、枣子。其实这时的核桃、枣子不仅仅是子女的象征,也是一种生殖崇拜的表现。《通俗编·妇女》:“宋谢幼盘诗:‘破瓜年纪小腰身。’按俗以女子破身为破瓜,非也。瓜字破为二八字,言其二八十六岁耳。”《随园诗话》卷十三
有云:《古乐府》:“碧玉破瓜时。”或解以为月事初来,如破瓜则见红潮者,非也。盖将瓜纵横破之,成二八字,作十六岁解也。核桃、枣子被踩扁其实暗喻女子的破身,也就是处女生活的结束和夫妻生活的开始。随之进行
“结发”等仪式,结发是古代婚礼仪式之一。《礼记·曲礼上》:“女子许嫁,缨。”缨是五采丝绳,女子许嫁以后用它来束发。郑玄注:“著缨,明有系也。”就是说,缨是许嫁的标志,表示这一女子已经有了对象。这条束发丝绳,直到成婚的当夕,才由新郎解下,这就是《仪礼·士昏礼》所说的:“主人(婿)入室,亲脱妇之缨。”故缨始终是夫妻关系的信物。结发本指女子许嫁时的系缨束发,后移指成婚当夕的夫脱妇缨。这就是古诗中所说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苏武诗)、“结发为君妻,席不暖君床”(杜甫《新婚别》)。又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娶妇》中记载:“凡娶妇,男女对拜毕,就床,男左女右,留少头发,二家出匹缎、钗子、木梳、头须之类,谓之合髻”。此种礼仪是结发的变种,盛行于唐、宋以后。新婚夫妇,在饮交杯酒前各剪下一绺头发,绾在一起表示永结同心。关于结发夫妻的说法在民间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相传古时候有个皇帝在登基的前一夜,担心自己的胡子太短而让众臣瞧不起(在古代,胡须的长短被认为是男子才学和胆识的重要标志)而无法入眠。怎么办呢?身边的娘娘计上心来,她剪下自己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接在皇帝的胡须上,一夜的工夫使短胡子成长胡子。次日皇帝登基时,手捋胡须,踌躇满志地接受众臣朝拜,好不威风!众臣见皇帝一夜之间胡须过脐,无不惊叹“乃真命天子也”娘娘剪发结皇帝的胡须,皇帝自然对娘娘关爱有加,这便是“结发夫妻”的由来。

  (26)醯酱:醯(x9):醋。醯酱:贾公彦疏以醯、酱为二物;一说醯酱为醯与酱相合而成。

接下来就是饮交杯茶。以两个茶杯系以红绳,新婚夫妇交杯共饮圆圆茶,象征欢乐好合,百年偕老。现改为“喝交杯酒”。之后开始闹洞房。闹新房,俗称闹床”。闹新房甚为随便、开放,而且无论长幼,有“三天的新媳妇没大小”之说。新娘要给闹洞房者一一敬烟敬酒;闹房者,谈谐逗趣,出种种难题,有“说轮儿”、拔花儿、绕口令等嬉闹节目,不拘礼节,大事渲染欢乐气氛,并隐含“性”启蒙意味。还有些亲友即景说些韵脚相同,比兴手法的吉利话,如两根筷子一样长,小两口生活赛蜜糖;大大盘子圆又圆,养个儿子中状元。

  (27)菹醢(u h3i):肉酱。

(5)婚宴

  (28)敦(du@):古代食器,圆形。

婚礼结束后先给“西客”倒茶,茶里放有红枣,其实也照应了前面所说的夫妻之间有茬口(有缘分)同时也希望新婚夫妇以后能早生贵子,繁衍生息而已。喝完茶后,有些不能生育的女子把碗和红筷子或酒宴中用的酒杯偷偷放在怀里拿走,据说可以早生贵子,这一行为在当地都是认可,所以也很正常。但是这种偷饭碗的习俗在土家族却又另外的说法:当娶亲的队伍来到新娘家,经过妙趣横生的“拦门”、“讨
粑”等过场后,主人便热情设宴款待来人。午餐时,接亲者中间有几个“不识好歹”的人,互相把眼睛眨几眨,便把饭碗悄悄藏到胸口或掖下。到了男方家,“偷”者从身上取出“赃物”,大摇大摆走进厨房,乐滋滋等主人奖赏。主人也满脸高兴,按偷得的碗的数量,每只碗奖赏一大坨猪肉,偷碗者皆大欢喜。原来土家人称这偷来的碗为“衣禄碗”,偷得越多越好,表示新郎新娘今后生活富足,兴旺美好。在锡伯族也有类似的习俗,送新娘的客人临走时,还“偷”新郎家的碗碟、筷子。等他们坐车出大门后,给新郎出示,并迅速笞马驱车。新郎跑去拦车,要求他们还回所“偷”的碗筷等。送新娘的客人就会给他提出要求,让他为他们唱歌、跳舞,或行跪礼,他们才肯把碗碟、筷子还给新郎。但最后,还是带走一双筷子、一对碗,次日新郎带着酒去看望岳父母,岳父母才把碗碟、筷子交还给他。可见这种“偷”的习俗都是为了增加婚宴的热闹气氛,同时也表达了对新婚夫妇的美好祝福。而在甘肃的临潭地区则恰恰相反,新郎在娶亲时有意识的在新娘家“偷”两个碗与两双筷子,这样在以后的生活中才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29)大羹湆在爨:大羹湆(q@):煮肉汁。在爨(cu4n):炊在火上。

喝完茶后紧接着开始喝结婚汤。按照老人的说法,人的一生之中有三汤:洗三汤、结婚汤、起灵汤。其实代表了人的一生,而唯一能喝到的就是结婚汤,可见对此十分重视。完了就开始宴席,以前条件差做

  (30)绤幂:绤(x@):粗葛布。绤幂即粗葛布的盖巾。

  (31)合卺(jǐn):卺,婚礼时所用酒器,一瓠分成两个瓢叫作卺。未用时两瓢合在一起盛于篚内,所以叫合卺。

  (32)此节述婿亲至女家迎妇之仪。主人,这里指新婿。袘(y@):衣裙的下缘。(33)墨车:《周礼·春官·巾东》“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墨车为大夫所乘之车。亲迎士乘大夫之车,是表示隆重之义。

  (34)裧(ch1n):车帷幕。

  (35)次:一种头饰。《周礼·天宫·追师》郑玄注说,“次,次第发长短为之,所谓髲髢。”髲(b@)髢(d@)即假发。髲是剃取他人之发,髢是编益为己发。

  (36)纁■(r2n):浅绛色的衣缘。■即衣服的边缘。

  (37)姆纚笄宵衣:姆:以妇道教女子的女师。纚笄:头饰。纚(xǐ):束发巾,宽整幅(二尺二寸),长六尺。笄:籫子。宵衣,即绡衣,黑色,妇女助祭之服。姆于此执礼事亦得服之。绡:生丝。以生丝织缯亦曰绡。

  (38)女从者:从嫁的侄娣。被■■:披上绣着花纹的单层披肩(郑玄注:施禅■于领上,假盛饰耳)。■(jiǒng):单衣。■(fǔ):绣在衣服上的黑白相间的花纹。

  (39)稽(qǐ)首:一种跪拜礼,叩头及地。

  (40)壻御妇车,授绥:新婿为新妇驾车,把引车绳交给新妇。绥(su0):引车绳,拉手登车用。姆辞不受:《礼记·曲礼》说:“凡仆人之礼,必授人绥。若仆者降等,则受;不然,则否。”就是说,乘车者的身份如比驾车人低,就不接受仆的授绥,这是表示不敢当的意思。姆比婿身份低,故不受。

  (41)加景:郑玄注:“景之制盖如明衣,加之以为行道御尘令衣鲜明也。”景即一种御避风尘的罩衣。

  (42)此节述新妇至男家成婚之仪。媵(y@ng):新妇随嫁的人,即侄娣。奥:室之西南角。

  (43)媵御沃盥交:御(y4):夫家之女役。沃盥:浇水盥洗。沃盥交,即媵为新婿浇水盥洗,御为新妇浇水盥洗。

  (44)举者:抬鼎的人。

  (45)匕俎从设:执匕人与执俎人随鼎而入,并设置匕、俎。匕:匙、勺类取食器。俎:陈置牲体的礼器。

  (46)载:把牲体盛于俎。

  (47)匕者逆退:执匕者三人,后入者先退。

  (48)鱼次:鱼序设在俎东。

  (49)对酱:妇酱。婿东面,妇西面。

  (50)会(gu@):敦盖。启:开。卻:贾公彦疏:“卻仰也,谓仰于地也。”敦南:婿敦之南。对敦:与婿敦相对,即妇敦。夫妇二席相向。赞者开启敦盖,一仰置于婿敦之南,一仰置于妇敦之北,各取其便。

  (51)赞尔黍:尔:近,移之使近。将黍移置席上,便于取食。

  (52)以湆酱:以即用。

  (53)举:即上举肺。以其举以祭以食,故名。参阅注(21)。

  (54)三饭:《少牢馈食礼》贾公彦疏说:“一口谓之一饭。”三饭即三口。但“三口”与今天所说吃三口饭的意义不同。古人吃饭不用筷子而用手取食。取食一次即一饭,也就是贾公彦所说的“一口”。

  (55)酳(y@n):酳有二义:漱以洁口;饮以安食。

  (56)以肝从:既饮酒,继进肝以为肴。

  (57)振祭:振:动。振祭为古代九祭之一。《周礼·春官·大祝》郑注:“擩肝盐中振之,擬之若祭状弗祭,谓之振祭。”

  (58)卒爵:犹今所谓干杯。卒:尽。

  (59)无从:相对于上“以肝从”而言,谓不以肝从。

  (60)彻于房中:撤至中之馔,设于房中。

  (61)说(tuō)服:说通脱,脱去礼服。此处媵侍婿,御侍妇,与上文“媵御沃盥交”义同。

  (62)衽:卧席。此处衽作动词用,即铺设卧席。良:丈夫。

  (63)北止:脚朝北。止即趾。

  (64)馂(jùn):食之余。馂主人之余,馂妇余,皆谓吃尽余食。

  (65)此节述新妇于婚礼第二日见公婆之仪。见:谓赞者通报使斩妇与公婆相见。舅姑:公婆。

  (66)笄(f2n):一种盛物的竹器。

  (67)抚之:抚摸之,表示已接受礼物。

  (68)腶(du4n)脩:捶捣而加姜桂的干肉。

  (69)此节述赞者设筵礼妇之仪。疑立:安定正立。

  (70)此节述新妇馈公婆之仪。馈:进食于人。

  (71)合升侧载:合左右牲体盛于鼎,独置半牲于俎。侧:特、独。

  (72)赞成祭:佐助公婆完成祭食之礼。

  (73)北墉:室中之北墙。

  (74)舅辞易酱:舅辞谢妇之馂,亲为之更换酱作为回报。礼必有报。下文姑酳新妇,亦此义。

  (75)与始饭之错:媵从妇而馂舅之饭余;御从夫而馂姑之饭余。始饭:舅姑所食。错:交错。

  (76)此节述公婆飨新妇之仪。飨:以酒食款待人。

  (77)南洗设于庭,北洗在北堂。

  (78)妇氏人:女家送亲的人。归妇俎于妇氏人:飨礼有“归宾俎”之仪,参见《士冠礼》注(111)。此处是说命有司把妇俎之牲授于妇氏人,其将归示新妇之父母,以明新妇所受之礼遇。

  (79)此节述飨送者之仪。送者:女家有司。

  (80)此节述舅姑殁,三月庙见之仪。奠菜:郑注:“以篚祭菜。”公婆死后始成亲者,新妇于婚礼后三月择日往公婆庙中,具素食供献公婆的神主,以成就生前妇盥馈奉养公婆之义,即此奠菜,亦称庙见。

  (81)席于庙奥:庙,考妣之庙。此席为舅席。奥:见注(42)。

  (82)席于北方:北方:室内北墙下。此席为姑席。此庙见布席,具有上文妇见舅姑的象征意义。

  (83)帅:引导。入:入室。

  (84)某氏:新妇之姓氏。来妇:谓来此为媳妇。

  (85)嘉:美。皇:君。某子:如称张子、李子。一说应为谥或字之称。

  (86)扱地:手至地,为妇人重拜,犹男子之稽首。

  (87)降堂:出至阶上。

  (88)老:家臣之长者。老醴妇:上见舅姑后有礼妇之仪,此与之同。

  (89)必用昏昕:昕即朝旦、始明时,使者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皆朝旦行事;新婿亲迎则当昏时。

  (90)辞无不腆:腆:厚、善。以物赠人,自称不腆之币,犹今称薄礼,是一种自谦之辞。辞无不腆,是说免去这种自谦客套之辞。

  (91)无辱:辱:卑污。如,有客来,主人称“辱临敝舍”,亦一种自谦之辞。无辱,即免去此种自谦之辞。婚礼乃礼之本,尚质直、诚信。“辞无不腆”、“无辱”,都是强调质直、诚信,不尚文辞之义。

  (92)可制:指已经过加工的皮子,可以制作衣物。

  (93)鲋:即鲫鱼。殽全:张尔歧说:“殽全,指鱼,其体肉完好也。”

  (94)许嫁:指已受“纳徵”礼。

  (95)笄而醴之,称字:笄:女子成年之礼,与男冠礼义同。醴:贾公彦疏说:“笄女,许嫁者用醴礼之;未许嫁者,用酒醮之。”称字:与男子冠而命字义同。

  (96)祖庙未毁,教于公宫:这是讲与国君同族女子的婚前教育问题依礼,天子诸侯除太祖庙外,代代只祀高祖、曾祖、祖、祢(父)四庙,五世以上则毁而迁之。公宫,国君之宫。就是说,与国君同高祖以内(包括同曾祖、同祖、同祢)的同族女子,都要在国君之宫中接受婚前教育。按《礼记·昏义》,教育的内容包括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四项。

  (97)宗室:大宗之家。

  (98)此祭醴,指上醴宾祭醴。扱即建柶。

  (99)摄之:折迭。内文:纹在内。摄之,内文:即把皮折迭起来,使纹在里面。(100)兼执足:两手兼执其四足。

  (101)释外足,见文:执皮者放开外面二足,使皮张开,纹显露于外。

  (102)戒:告诫。必有正焉,若衣若笄:正即证,胡培翚《正义》引盛世佐说:“以物为凭曰正。”谓父母诫女,并施予衣物,女见物即忆起父母之言。

  (103)妇乘以几:妇以几为阶,登几上车。

  (104)三属于尊:属:注。谓取玄酒(水)三次注于尊中。临事而加水于玄酒尊中,乃婚礼贵新之义。

  (105)笲,缁被纁里,加于桥:缁被纁里,指笲的衣饰言。被即表。笲饰,黑色面绛红色里。桥:承笲器。加于桥,即将笲放置于桥上。

  (106)不敢辞洗:与下文不敢拜洗义同。辞洗、拜洗,都是地位相当的宾主所行之礼。妇与舅地位不同,故不敢。

  (107)妇入三月,然后祭行:新妇在婚后三个月,遇有祭事,即参与助祭。

  (108)庶妇:庶子之妇。使人醮之:醮:饮酒无酬酢叫作醮。嫡妇待以醴礼,庶妇用醮,礼节减于嫡妇。

  (109)吾子有惠,贶室某也:此为行纳采礼时男方使者之辞。吾子:指女子之父。贶:赐。室某:使女为某之妻室。其:婿之名。室为动词。

  (110)对曰:此为行纳采礼时,摈者请使者入内之辞。

  (111)某:女父名。吾子:指男方使者。

  (112)致命:致辞。此为男方使者之辞。

  (113)某:使者名。

  (114)备数而择之:此为女父之辞。犹言己女为男方选择的对象之一,谦辞。  (115)请醴从者:此为醴宾之辞。醴宾而言“从者”,不直指宾,乃谦词。

  (116)将事:行事。

  (117)吾子有贶命:此使者纳吉之辞。贶命指女父告以女名事。

  (118)子有吉,我与在:与犹兼。谓子既得吉,我亦兼在吉中,表示感到荣幸。

  (119)典:常、法。

  (120)申受命:申:重复,一再。谓自纳采以来,每度受命。

  (121)惟是三族之不虞:三族:父、己、子三代兄弟。不虞:不测、意料不到,谓猝有死丧之事。在此等服丧期内不得嫁娶。意谓因经常会发生不测之事,所以要抓紧选定结婚的吉期。

  (122)须:待,等候。

  (123)以礼告:执脯复命。

  (124)父醮子:子即新婿。婿将亲迎,婿父以酒醮之于寝。

  (125)往迎尔相:尔相,指新妇。相者助义。《礼记·祭统》说,“既内自尽,又外求助,昏礼是也。”称妇为相,乃言妇为夫之助。

  (126)承我宗事:宗事即宗庙之事。谓承继宗庙之事,使奉祀不断。即《礼记·昏义》所说“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之义。

  (127)勖帅以敬:勖:勉。帅:导。意谓当勉力引导新妇,使之敬慎妇道。

  (128)先妣之嗣:之:是。嗣:继承。意谓惟先妣是嗣。

  (129)若则有常:若:你;常:始终如一,不可有所懈怠。

  (130)宾至:指新婿亲迎至女家。

  (131)命某:某即婿父。

  (132)兹:此。

  (133)使某将:使某行婚礼来迎娶。某:婿自称。将:行。

  (134)夙夜毋违命:夙:早。从早到晚都不要违背舅姑之教命。

  (135)施衿结帨:衿(j9n):衣带。帨(shu@):佩巾。为女束好衣带,结上佩巾。

  (136)无违宫事:宫中之事,不违夫命。

  (137)庶母:父之妾。鞶(p2n),用来盛鞶巾等物的小囊。

  (138)申:重申。

  (139)宗:尊奉。

  (140)愆:过。

  (141)祝诸衿鞶:见衿鞶,即想起父母之言。即上文“必有正焉”之义。

  (142)宗子:嫡系长子。命:即请期以上五礼命使音之命。

  (143)躬:亲。

  (144)支子:庶子对嫡子而言,支子对宗子而言。相对于一系的宗子,其他众子皆为支子。称其宗:以宗子的名义命使者。

  (145)弟则称其兄:此弟指宗子母弟,亦谓无父者。

  (146)壻见:如果婿不亲迎,则婚后三月婿往见妇父母。此节记婿不亲迎,往见妇父母的礼节和辞命。

  (147)觌(d0):见。

  (148)主人:女父。

  (149)未得濯溉于祭祀:指婚后三月以前,新妇尚未参与祭祀。

  (150)请吾子之就宫,某将走见:谓请婿还家,自往见之。

  (151)某以非他故,不足以辱命:命:指女父“将走见”之言。非他故:即非他人之故,而是作为女婿、至亲前来求见。

  (152)摈者以挚出,请受:摈者以挚授婿,复以宾客之礼与女父相见。

  (153)主妇:主人之妇。

  (154)扉:内门左扉。一说左扉指东扉,一说西扉。

  (155)及:与。

  【译文】

  婚事的礼仪:男家先遣媒向女家提亲,然后行纳采礼,用雁作求婚的礼物。主人在祢庙堂上户西布设筵席。筵席以西为上,几设置于右方。使者身着玄端服而至。摈者出问事,入告于主人。主人身穿与宾相同的礼服,出大门外迎接。主人两拜,宾不答拜。宾主相揖进入大门。至庙门,相揖而入。如此相对三揖,到达堂前阶下,谦让三番。主人与宾一同登堂,面朝西。宾从西阶登堂,至栋下面朝东致辞。主人在阼阶上方面朝北两拜。使者在堂上两楹之间授雁,面朝南方。宾下堂,出庙门。

  主人下堂,把雁交给年长的家臣。

  摈者出门问事。宾执雁为礼,请问女子名字。主人许诺。宾入门授雁等仪式,与纳采的礼节相同。

  摈者出门问事,宾告知事已完毕,摈者入告主人。摈者出门请求以礼酬宾。宾推辞一番然后答应。主人撤几,重新布设筵席,以东为上首。在房中设置一■醴。主人至庙门外迎宾。入门揖让的礼节与前相同。宾主登堂。主人面朝北方两拜,宾在西阶的上方面朝北答拜。主人拭几,执几以几足授与宾,然后拜送。宾执几谦退避让一番,面朝北把几设置于座位左边,而后于西阶上方答拜主人。赞者斟醴,在觯上放置一角质的小匙,匙头朝前,从房中出至堂上。主人接过醴觯,转使匙柄朝前,进至筵席前,面朝西北方。宾拜而接受醴觯,复回原位。主人在阼阶的上方拜送宾。赞者把脯醢进置于筵前。宾即席坐下,左手执觯,祭脯醢,又用小匙祭醴三番。继而在西阶上方面朝西坐下尝醴。然后将小匙插置觯中,站起。复又坐下,放觯于地上,随即一拜。主人答拜。宾即席,将觯放置于笾豆的东边。下筵席,面朝北坐下,取脯。主人辞让一番。

  宾下堂,将脯交付从者,然后出门。主人送宾至大门外,两拜。

  纳吉,以雁为礼物,礼节与纳采礼相同。

  纳徵,以黑、红两色的五匹帛和鹿皮两张作礼物,礼节与纳吉礼相同。

  请期,以雁为礼物。(宾请女家确定迎娶的吉日)主人推辞,宾表示同意,然后告诉主人迎娶的吉期。其礼节与纳徵礼相同。

  在迎娶之日,天色黄昏时,在寝门外的东边陈放三只鼎,面向北,以北为上。鼎中所盛之物有:一只小猪,除去蹄甲,合左右体盛于鼎中。举肺脊、祭肺各一对,鱼十四尾,除去尾骨部分的干兔一对。以上各物,皆为熟食。鼎上设置抬扛和鼎盖。洗设置在阼阶的东南面。房中所设置的食物有,醯酱两豆、肉酱四豆,六豆共用一巾遮盖。黍稷四敦,敦上都有盖子。煮肉汁炖在火上。酒尊设在室中北墙下,尊下有禁。玄酒(水)置于酒尊的西面。用粗葛布为盖巾,酒尊上放置酒勺,勺柄都朝南。在堂上房门的东侧置酒一尊,不设玄酒。篚在酒尊南边,内装四只酒爵和合卺。

  新婿身着爵弁服、饰以黑色的下缘的浅绛色裙。随从皆身穿玄端。

  新婿乘坐墨车,并有两辆随从的车子。随从人役手执灯烛在车前照明。

  新妇的车子与新婿相同,并张有车帷。车队到女家大门外停下。主人在堂上房门西面布设筵席,以西为上首,几在右边。新妇梳理好头发,穿上饰有浅绛色衣缘的丝衣,面朝南站立于房中。女师以簪子和头巾束发,身穿黑色丝质礼服,站在新妇的右边。从嫁的娣侄皆身着黑色礼服,头戴籫子和束发巾,肩着绣有花纹的单披肩,跟随于新妇之后。主人身穿玄端到大门外迎接,面朝西两拜。新婿面朝东答拜。主人揖新婿,入门。新婿执雁随后入门。到庙门前,相揖而入,如此三揖,到达堂下阶前。

  谦让三番,主人上堂,面朝西。宾上堂,面朝北,把雁放置于地,两拜,叩头至地。新婿下堂出门。新妇随后,从西阶下堂。主人不下堂相送。

  新婿亲自为新妇驾车,把引车绳交予新妇。女师推辞不接引车绳。新妇登几上车,女师为新妇披上避风尘的罩衣,于是驱马开车,这时御者代替新婿为新妇驾车。新婿乘坐自己的马车,行驶在前,先期到达,在大门外等候。

  新妇到婿家,新婿对妇一揖,请她进门。到寝门前,新婿又揖妇请入,从西阶上堂。新妇从嫁的姪娣在室的西南角布设筵席。新婿进室内入席。新妇的位置在酒尊之西,面朝南。媵与御(夫家女役)相互交换:媵为新婿浇水盥洗,御则为新妇浇水盥洗。赞者撤除酒尊上的盖巾。抬鼎人盥洗后出门,撤去鼎盖,抬鼎入内,放置在阼阶之南,面朝西,以北为上。执匕人和执俎人随鼎而入,把匕、俎放置于鼎旁,执俎人面朝北把牲体盛置于俎上,执俎立待。执匕人从后至前,依次退出,回到寝门外东侧原来的位置,面朝北,以西为上。赞者在席前设酱,肉酱放在酱的北边。执俎人入内,把俎设置于肉酱的东边。鱼依序设置在俎东。

  兔腊单独陈放在俎的北面。赞把黍敦设置在酱的东边,稷敦更在黍敦之东。肉汁陈放在酱南边。在稍靠东边的地方为新妇设酱,肉酱在酱之南,以北为上首。黍敦设置于兔腊北边,稷敦在黍敦之西。肉汁陈放在酱的北边。御在婿席的对面为新妇设席。赞打开婿敦的盖子,仰置于敦南地上,妇敦的敦盖,则仰置于敦北。赞报告新婿馔食已安排完毕。新婿对新妇作揖请她入对面筵席,然后一起坐下,都进行祭祀。依次祭黍稷和肺。赞将黍移置席上,并把肺脊进授与新婿新妇。新婿新妇就着肉汁和酱进食。二人一起祭举肺,食举肺。取食三次进食便告结束。赞洗爵,斟酒请新婿漱口安食。新婿拜而接受,赞在室门之内面朝北答拜。又请新妇漱口安食,礼节如上。二人皆祭酒,赞进肝以佐酒。新婿、新妇执肝振祭,尝肝后放置于菹豆中。干杯,皆拜。赞答拜,接过酒爵,第二次服侍新婿新妇漱口饮酒,礼节与第一次相同。不进肴佐酒。第三次漱口饮酒,以卺酌酒,礼仪如前。赞洗爵,在室外的尊中斟酒。进门,面朝西北,置爵于地一拜,新婿、新妇皆答拜。赞坐地祭酒,然后干杯,一拜,新婿、新妇皆答拜。站立起来。新婿出室;新妇则回复到原位。

  撤去室中筵席食物,按照原来的布局设置在房中,不设酒尊。新婿在房中脱去礼服,交与媵。新妇在室中脱掉礼服,交与御。女师将佩巾交与新妇。御在室中西南角铺设卧席,媵在稍东的位置为新婿铺设卧席,都设有枕头,脚朝北,新婿入室,亲自为新妇解缨。撤出灯烛。媵吃新婿余下的食物;御则吃新妇余下的食物。赞斟房外尊的酒为媵和御漱口安食。媵在室门外伺侯,呼唤能够听得到。

  次早起床,新妇沐浴之后,以簪子和头巾束发,身穿黑色丝质礼服,等候拜见公婆。平明时分,赞引新妇拜见公婆。在阼阶上方设席,公公即席。在房外设席,面朝南,婆婆入席。新妇手执一笲枣栗,从(公婆)寝门入内。从西阶上堂,向东前至公公席前一拜,把枣栗放置于席上。

  公公坐下以手抚摸枣栗笲(表示已接受新妇所献的礼物),然后站起,对新妇答拜。新妇回至原位,对公公又一拜。新妇下西阶,从侍者手中接过腶脩笲。然后上堂,向北前至婆婆席前,面朝北拜,把笲放置席上。婆婆坐下,手持腶脩笲站起,拜,把笲交与从侍者。

  赞者代公婆设筵酬答新妇。在堂上室的门、窗之间布设筵席,在房中设置一■醴。新妇端正安静地站立在席的西边。赞者斟醴于觯,在觯上放置小匙,匙柄朝前。从房中出来至席前,面朝北方。新妇面朝东拜,接觯,赞者在西阶上方,面朝北拜送。新妇复又一拜。赞者将脯醢进置于席前。新妇入席,左手持觯,右手祭脯醢。用小匙祭醴三次。下筵席面朝东坐下尝醴。把小题插置于觯中,站立起来,一拜,赞者答拜,新妇又一拜。把醴觯放置于脯醢的东边,面朝北坐下,取脯在手。下堂出门,在寝门外把脯交给从人。

  公婆进入寝室,新妇伺候公婆盥洗进食。一只小猪,合左右体盛于鼎中,放置俎上时,则独用其右体。不设鱼、兔腊和稷,都以南为上首。其它食物的设置和迎娶时的布局相同。新妇佐助公婆完成祭食之礼,吃完饭,则侍奉公婆以酒漱口安食,不用佐酒的菜肴。新妇在室中北墙下设席,撤去公婆的馔食,按照原先的次序设置于新设的席前,以西为上。新妇吃公公的余食,公公辞谢,并为新妇更换酱(作为回报)。新妇又吃婆婆食余之物。御侍奉新妇祭豆、黍、肺、举肺脊。然后进食,吃毕,婆婆为新妇的酒漱口安食,新妇拜而接受,婆婆拜送。新妇坐下祭酒,然后干杯。婆婆接过酒爵放置于地。新妇把食物撤置于房中,媵和御吃这些余食,婆婆亲自为她们酌酒漱口安食。即使没有娣从嫁,也要让媵先食。至此,媵与御相互交错:媵吃公公的余饭,御则吃婆婆的余饭。

  公婆共同以“一献之礼”来款待新妇。公公在庭中所设的南洗洗爵,婆婆则在北堂所设的北洗洗爵,酬酒后一献礼成,新妇把酒爵放置于荐的东边。饮酒完毕,公婆先从西阶下堂,然后新妇从阼阶下堂。有司把妇俎之牲交与女家送亲的人,以便向新妇的父母复命。

  公公又以“一献之礼”来款待送亲的人,酒至酬宾,又以一束锦相赠。婆婆酬劳女送亲者,酬宾时亦以一束锦相赠。如果是与别国通婚,则另外赠送男送亲人一束锦。

  如果是公婆去世后结婚,新妇则在婚礼三个月之后择日到公婆庙中,具素食供献公婆的神主。在庙室内西南角设席,面朝东,几在右边。又在室内北墙下设席,面朝南。祝和新妇各自盥洗完毕,新妇手执菜笲立于庙门外,祝引导着新妇入内。祝口称新妇的姓氏对公公的神主祷告说:“某氏来做您家的媳妇,冒昧前来向尊敬的公公敬献精美的菜蔬。

  新妇下拜至地,坐下,将菜供献于几东边的席上。回至原位,与上次一样又一次下拜。新妇下堂,另取一份笲菜,进入室内。祝祷告说:“某氏来做您家的媳妇,冒昧告知尊敬的婆婆。”把菜供献于席上,礼仪与前相同。新妇退出之后,祝关闭上门窗。年长的家臣代公婆在房中设席酬答新妇,与赞者代公婆醴妇的礼节相同。新婿酬劳新妇的男、女送者,与公婆酬劳送者的礼仪相同。

  [记]士婚礼,事情都在早晨和黄昏时举行,必在祢庙中受命,然后行事,免去诸如“不腆之币”、“辱临敝舍”一类的客套话。挚礼要用活雁,帛和鹿皮必须已经加工,可直接用以制作衣物。兔腊必须新鲜,鱼要体肉完好的鲫鱼。

  对已经许嫁的女子,要为她举行表示已成年的笄礼,用醴法,称呼她的表字。与国君同高祖以内的同族女子,都要在国君宫中接受三个月的婚前教育。如果高祖庙已经迁毁,则在大宗之家接受婚前教育。

  问名:主人接过雁以后,回到阼阶上方,面朝西把女子之名告知宾。

  宾受命后下堂。

  祭醴的方法,用小匙舀醴,祭醴一次,插匙于觯。第二次祭醴时,再度用小匙舀醴,祭毕,仍插匙于觯(如此以至于三)。宾用右手取脯,并兼用左手捧脯;然后带着脯回去向主人复命。

  纳徵:执皮的人要把鹿皮折迭起来,纹在里面,两手兼握其四足,头向左边。两位执皮人相随而入,以西为上首,在庭南端的三分之一处站定。宾致辞时,执皮人放开鹿皮外面二足,使皮张开,皮毛显露于外。主人接受礼物时,主人属吏中奉命受皮的人从东边经执皮人的身后出来,在执皮人的左边接过鹿皮,随后坐下,仍将鹿皮折迭起来,然后依照自后至前的顺序,退至东墙边。

  新妇的父亲设筵用醴款待女儿,等候来迎亲的新婿,母亲的位置在房外堂上,面朝南。新妇由母亲的左边出房门,父亲面朝西训诫女儿,并授与衣、笄等物作为依凭,使她不忘训诫之言。母亲在西阶的上方教导女儿,不下堂。

  新妇踏着几上车。两个从者相对而坐把几扶稳。

  新妇进入寝门时,赞者撤掉酒尊的盖巾,以勺取玄酒(水)三次注于尊中,把剩余的水泼在堂下两阶之间。把勺子放置于尊上。

  笲上盖有黑面绛里饰巾,放置于桥上。公公答拜毕,属吏把笲撤下。

  醴妇和飨妇的筵席未设时,席和脯醢先安排在房中。在公婆款待新妇时,婆婆要亲自把脯醢进置于新妇的席前。妇人所用的洗设置在北堂上,东西与室的东墙角相对;篚放置在洗的东边,面朝北盥洗。新妇斟酒回敬公公,要更换酒爵,自荐脯醢。公公为新妇洗爵,新妇不敢(按与公公平等的地位),辞谢。公公下堂,新妇要退避于房中,不敢(按与公公平等的身份),拜谢公公为自己洗爵。大凡妇人以酒食相款待,不要下堂。

  新妇在婚礼三个月以后,逢祭事即可参与助祭。

  对庶子的新妇,则使人用酒来酬答她。庶子之妇不向公婆行进食之礼。

  行纳采礼时,男方使者说:“您家先生惠赐女儿为某某的妻室,某某先生按照先人的礼法,命在下来敬请您家先生笑纳采礼。”摈者回答说:“某某的女儿天性愚钝,又未能很好地教育。但先生有命,在下不敢推辞。”使者致辞说:“冒昧奉上采礼。”

  问名,使者说:“在下既已接受先生之命,要回去卜问于神灵,冒昧请问令女的名字。”女子的父亲回答说:“先生有命,并且把贱女当作候选的对象,在下不敢推辞。”

  醴宾之辞说:“先生有事到某某家,某某按照先人的礼法,设席酬劳先生一行。”使者回答说,“在下既已办完事情,就此告辞。”“谨遵先人礼法,冒昧再次请先生即席。”“在下推辞得不到准许,不敢不听从先生。”

  纳吉,使者说:“按先生赐命,某某进行了占卜,占卜的结果是‘吉’。派在下冒昧告知先生。”女子的父亲说:“在下教女无方,只怕不配。

  先生的吉利,我也荣幸有一份,因此不敢推辞。”

  纳徵,使者说:“先生美意,惠赐令女为某某妻室。某某依照先人礼法,派在下奉上鹿皮两张、帛五匹作为定亲的礼物,敬请笑纳。”致辞,说:“冒昧奉上定亲的礼物。”主人回答说:“先生遵从先人常法,惠赐在下重礼。在下不敢推辞,不敢不遵命。”

  请期,使者说:“先生先前已赐命与我,在下已多次谨遵先生之命。

  只因三代人中难免会有不测之事发生(从而影响婚期),所以某某派我请先生及早确定迎娶的吉日。女子的父亲回答说:“在下以前既已遵从您家先生意旨,这次也唯命是听。”使者说:“某某命在下请先生来作决定。”女子的父亲回答说:“在下只愿唯命是听。”使者说:“某某派在下来请先生决定吉日,先生不肯这样做,在下不敢不告知迎娶的日期。”使者告知某日迎娶。女子父亲回答说:“在下安敢不恭候。”

  凡是使者回来复命,这样说:“卑职已完成使命,现以脯复命。”

  主人说:“知道了。”

  亲迎之前,父亲为儿子设筵饮酒,告诉他说:“去吧,迎接你的内助,继承我家宗庙之事。勉力引导她,敬慎妇道,继承先妣。你要始终如此,不可懈怠。”儿子说:“是。只怕力所不及,不敢忘记父命。”

  新婿亲迎至女家,摈者问事。新婿回答说:“某某依照您家先生之命,在今天黄昏时举行婚礼,遣在下前来迎娶,请予准允。”摈者回答说:“某某早已准备完毕在此恭候。”

  父亲送女儿,告诫她说:“敬慎行事,从早到晚都不要违背公婆的教命。”母亲为女儿束好衣带,结上佩巾,告诫女儿说:“勤勉谨慎,家内之事,从早到晚,不违夫命。”庶母送至庙门内,为女儿系上盛物的小囊,对她重申父母之命。告诫她:“恭敬地听着,遵奉父母的话,从早到晚不要有过失。看一看父母的赐物,就会想起父母的教导。”

  新婿递给女师引车绳,她推辞说:“没有尽到教人的职责,不敢当此礼。”

  父亲已死的宗子,母亲来派遣使者。父母亲都已去世,自己亲自派遣使者。支子,则以宗子的名义命使者。宗子的同母弟,则以其兄长的名义派遣使者。

  如果举行婚礼时新婿因故未去亲迎,则在婚后三月往见新妇的父母。说:“晚辈因为姻亲之故,请求赐见。”主人的答辞是:“在下与先生缔结姻亲,只因贱女尚未奉侍先生宗庙祭事,所以未敢前往一见。

  今天先生辱临敝舍,请先生回家,在下将前往相见。”新婿的答辞是:“晚辈并非外人,岳父之言实不敢当,最终还请赐见。”主人的答辞说:“在下由于姻亲的关系,不敢再推辞,哪敢不从!”主人从寝门东侧出来,面朝西站定。新婿进入大门,面朝东放下礼物,两拜,退出大门。摈者拿着礼物出门,请新婿接过礼物(复以宾客之礼与女父相见)。新婿推辞一番,表示同意,接过礼物进入门内。主人两拜接受礼物,新婿两拜送礼,退出门外。然后拜见主妇。主妇站在关闭着东边一扇门的寝门之内;新婿面朝东站在门外。主妇对新婿一拜,新婿拜两次作答。主妇又对新婿一拜,新婿退出。主人请新婿饮醴,与新婿相揖相让而入,以“一献之礼”款待新婿。主妇把脯醢进置新婿席前。酬新婿时不随赠礼品。

  新婿出门,主人两拜相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