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派大部分画家作品拍场仍有空间,院藏海派名家绘画展

中新社沈阳5月1日电
5月1日,“海纳百川”海派名家绘画展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开幕,45幅院藏精品集中亮相。

在最近几年的书画市场上,海派书画无疑是最活跃的一部分。不仅虚谷、赵之谦等老一代海派名家作品的价格稳中有升,建国后活跃在中国画坛的海派名家如谢稚柳、陆俨少、唐云的作品,也逐渐成为书画市场的一个热点。很多人的作品在这几年的拍卖市场上,个别大师的精品甚至跻身亿元俱乐部。

  3月30日至11月10日,“一花两叶——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海派画家作品展”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

沈阳故宫是中国仅存的两大古代皇家宫殿建筑群之一,为清朝初期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宫殿,距今近400年历史。

但从市场上也可以看出,现代新海派的多数艺术家的作品还处于价格洼地,有较大潜力可挖。

  展览展出该院院藏的上海海派和广东海派的绘画作品,题材涉及人物、花鸟、山水、走兽等四大类,共60件作品。展出作品出自不少名家之手,包括吴昌硕、虚谷、赵之谦、任伯年、潘天寿等,也有广东海派的代表人物,包括孙裴谷、孙星阁、王显诏、刘昌潮、王兰若、陈大羽等。

记者当日在展览现场看到,本次展出的画作名家济济。其中清代画家有“海派四杰”吴昌硕、“海上画派”先驱人物赵之谦、长于水墨的胡公寿、擅画花鸟的朱称等。近现代画家有山水画一代宗师黄宾虹、“南张北溥”的张大千、“新浙派人物画”的奠基人方增先等。

张大千、吴昌硕、谢稚柳等名家作品连续涨升

  海派绘画是现代城市生活趣味在文化艺术中的产物和重要代表。从19世纪中叶开始,上海逐渐成为中国经济、文化的中心和中国画坛的一方重镇,各地画家云集在这个新兴的工商业都会与对外贸易口岸,极大地促进了上海地区绘画的发展,并形成了一个极具影响力的艺术流派——海上画派(上海又称海上)。

据沈阳故宫博物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百余年来,海派画派植根于中国传统绘画,并且受到西方艺术影响,在近现代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海派名家善于将明清以来的写意水墨与强烈的色彩融为一体,形成雅俗共赏的新画风,使得历经千年固化的中国画主体样式呈现出题材多元、构图多样、笔墨愈加个人化等突出特点。

有关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08年,海派书画走势平稳,虽说有一定的涨幅,但总体不大,均在2000点左右徘徊不前,只在2005年,出现一次小高潮,达到2350多点。之后三年不温不火,在2200点上下浮动,直到2009年秋季才开始有所反弹,之后快速拉升,2011年秋季达到目前最高值11754点。业内人士认为在继长安画派、京津画派、金陵画派以及浙派书画纷纷拉出市场“长阳线”之后,海派书画终于不甘沉寂,一些大名家如张大千、吴昌硕、谢稚柳等作品纷纷在市场上连续涨升并创出历史新高,这是海派书画市场向合理性回归的一个信号。从海派书画曾占中国近现代书画半壁江山的领军地位来看,海派书画要回到应有的市场地位,空间还很大,还有很多名家作品同其他地域画派名家相比存在较大价差。这种由于社会认知度所造成的价格洼地,将给先知先觉的藏家和投资者提供机会。

  其艺术风格融诗书画印于一体,善于吸收民间艺术养分,借鉴外来绘画技法,相互补充。绘画题材丰富,生活气息浓厚,以花鸟为主。色彩浓郁热烈。海派绘画中浸透着吴越风骨,既传承了明清以来江南绘画艺术的精髓,又学习和移植了西方绘画技巧。特别是“泼墨”、“泼彩”的技法,令人耳目一新。

“海上画派”从民国时期开始,更加倾向于对海外美术的引进与移植,是中国古典绘画向现代绘画过渡的一个重要环节。尤其到了20世纪上半叶,其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而得到迅猛发展,至今仍兴盛不衰。

现代海派画家价位偏低

图片 1

本次展览全面展示了海派绘画的发展历史和艺术成就,民众亦可从中感悟到“海上画派”艺术创作的百年沧桑。

如果依消费同价比来看,海派绘画在过去价格是很高的。新中国成立前吴昌硕、王一亭的作品价格很贵,很多日本人也很关注海派画家。海派画家作品解放前流通很多,博物馆、美术馆和大收藏家都收藏。1949年后,大量海派画家作品通过友谊商店、文物商店外销,被卖到海外。改革开放以后,海派画家除少数名家外,像虚谷的作品在海外价格很高,一张四尺对开条幅在拍卖行能拍到10万美元以上,但可惜虚谷真迹少。而现在很多海外收藏家也专门收藏海派作品,但整体价位偏低,倒是现代一些的画家如傅抱石、李可染、齐白石,他们的作品价位远高于海派。张大千虽然跟上海有关,但他的价位总体超不过傅抱石。

虚谷 梅鹤图轴

本次展览将持续到7月16日结束。

海派很多名家画得好的,在过去百年里数得上名头的至少有几十位。从20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有名的也有几十位。但其价位总体不高。现代画家如吴湖帆、贺天健、江寒汀或再近一些的画家如陆俨少也上升很快,但大多数画家价位还是太低,有的只几十万元甚至几万元一幅,和其他画派比较价格相差太大。

  海派除了以上海为中心以外,还在广东地区生根发叶。从清末开始,大批广东潮汕学子远赴上海学习美术,并多亲炙于海派名家。他们在学成后大多回到岭南,从事美术活动。

新海派艺术保留先辈遗风具一定的备保值功能

  这样,上海海派就衍生出了一个分支——广东海派。两地海派前呼后应,成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他们的艺术风格与上海海派一脉相承,但也有各自不同的艺术追求。

近几年市场行情快速拉升,一些大师级的作品虽说整体价位还是偏低,但毕竟正在向一个相对合理的价位区间回归。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海派画家正在崛起,业内人士估计,伴随着新海派画价的攀升,海派书画市场上占主角位置,必是不可动摇的。

  据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介绍,海上画派曾经深刻地影响了近代中国画的演变。他认为,在从传统中国画到当代中国画的演进过程中,海上画派是主要的干流脉系之一。

所谓的“新海派”画家指的是上世纪50年代以后出生的上海中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而海派名家的后裔,则指的是海派书画名家的后代,比如说陆俨少的儿子陆亨、郑午昌的儿子郑孝通等。不少海上书画名家的后裔长期在先辈的身旁耳濡目染、受到正宗家传,作品都保留了部分先辈的风采,因此作品具有较高的审美水准,也具备一些保值的能力。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一两年“新海派”艺术越来越受到认同。2011年,沪上两个集中展示“新海派”书画风貌的学术性展览令人刮目相看,华府艺术空间推出了《境心当代—海派水墨代表性艺术家新作展》;而藏真海派美术馆也举办了《海派当代名家提名展》。原来,海派艺术家大多在家门口“舞大刀”,而最近,上海多位知名“新海派”艺术家接连应邀在北京举办了多个学术性展览。

林风眠作品价格不如学生赵无极

在艺术市场上,林风眠、赵无极、吴冠中被称为“三驾马车”。目前,“三驾马车”中赵无极、吴冠中的作品价格遥遥领先,动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元。但作为赵无极和吴冠中的老师,林风眠的作品近几年尽管也有一定的升幅,但与两位学生相比,无疑作品价格低得很多。目前,林风眠最高价作品为《秋山深居》1930万元,且超过1000万元的作品凤毛麟角。显然,林风眠的作品价格还不能与赵无极和吴冠中平起平坐、分庭抗礼。不过,从未来“三驾马车”的作品市场走向看,林风眠的作品凭借独特的艺术魅力,后市有望追赶赵无极和吴冠中。

“新海派”远不如京津、金陵、长安等地画家

就目前市场价格来看“新海派”作品,还是一片有待挖掘的价格洼地。据了解,京津画派、金陵画派、长安画派等代表性画家画作的市场价格普遍是“新海派”代表性画家画作市场价格的4至5倍。

对于海派绘画,人们普遍对“文革”前已经成名的近现代海派书画家比较认同,而对于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新海派”书画家,无论是就学术的层面而言还是从市场的角度看,都缺少应有的重视,更缺少完整、系统的梳理与理论总结,这与目前“新海派”已具备的整体实力明显不符。

作为普通投资者,大多数人并不希望在高风险的环境中追逐超高额回报,步步为营实现资产保值才是主流。因此在踩着先辈开辟的道路上,收藏一些新海派和后裔的作品,在实现较高的审美价值满足的同时,还可以在高通胀的环境下实现资产保值。因此新海派画家的作品值得藏家进一步关注。

海上画派简称“海派”,是近代中国画坛上崛起的一个风格流派。泛指一批力图摆脱旧格、冲破传统藩篱的海上画人,借鉴吸收外来的艺术,标新立异,开拓了海派新画风。

海派先驱性代表人物为“一赵”:赵之谦,“二熊”:朱熊,张熊,“三任”:任熊、任薰、任伯年、“四大家”:任伯年、蒲作英、虚谷、吴昌硕。还有胡公寿、吴友如、吴庆云、黄宾虹、钱慧安、沙馥、黄山寿、陆恢、倪田、曾熙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