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农村孩子也读上寄宿制学校,马云的方案能否解决

傅蔚冈

“今天请大家来,是探讨、推动贫困乡村并校计划,鼓励大家共同参与,为家乡服务,建宿舍、捐校车……”1月21日中午,马云邀请80余位国内知名企业家齐聚三亚,在2017年“马云乡村教师奖”即将颁发之际召开了一个沟通会,认真探讨一件关于教育脱贫的事情——在中国贫困乡村进一步推动并校计划,同时让那里的孩子们能够读上条件完善的寄宿制学校。

1月21日,马云邀请80余位国内知名企业家齐聚海南三亚,在2017年“马云乡村教师奖”即将颁发之际召开沟通会,探讨在中国贫困乡村进一步推动并校计划,同时让那里的孩子们能够读上条件完善的寄宿制学校相关事宜。马云向与会企业家呼吁:“鼓励大家为家乡服务,推动并校计划,参与校舍建设、校车捐助,马云公益基金会负责做标准、监督、落实,每年向公众汇报。”

马云现场“安利”1个多小时,细致讲解了通过全国走访探索出的过程和思考。他在现场呼吁:“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发展?第一我有私心,老师出身,最内疚的是只做了六年;第二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大家不必捐钱给我们,但马云公益基金会会把我们探索出的标准共享给大家:如何并校、如何给乡村儿童建校舍、如何购买校车……我们鼓励大家为家乡服务。我们不能让孩子失去竞争未来的能力——如果孩子第一天在教育上不公平,那就永远没有机会。”

这则新闻让笔者想起了日前刷屏的“冰花男孩”,这个云南省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的学生,当天在零下几度的天气中步行一个多小时来到教室,头发、眉毛、睫毛结满了冰霜,被人们称为“冰花男孩”。

“脱贫要从教育做起。”马云多年来关注农村教育问题,他发现农村教育的一个大问题是“一些特别贫困的地区,小学空在那儿,只有十几个学生,一两个老师,教五六个年级”。有统计显示,在14个国家特困连片地区的708个贫困县中,100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近5万所,这些学校中有很多分布分散、条件较为简陋。

“冰花男孩”问题集中反映了我国农村地区学生远距离上学的问题。其背后是过去十多年间农村中小学大力撤点并校的结果。客观上,撤点并校有利于整合优化教育资源,提高教育质量,但也增加了学生上学的距离,加重了部分农民的教育负担。与此同时,由于缺乏寄宿制的管理经验和客观上财政能力和技术能力的缺乏,寄宿制并未发挥良好的作用。相反,由于缺乏足够合格的校车和合适的宿舍等硬件设施,寄宿制学校还存在诸多问题。

马云表示,政府在过去30年做了很多努力,让几亿人实现脱贫,非常了不起,而企业家应该投入这场脱贫战役,在这个对企业家来说最好、最能发挥的时代,尽到社会责任。

近年来,社会和教育界也在反思大规模撤点并校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些地区有选择地予以纠正。但无论是从整个城镇化发展的趋势还是教育资源的有效利用上来看,撤点并校并不可逆,“一个人的学校”也不可能成为主流。在这种背景下,农村教育尤其是边远贫困地区的中小学教育如何推进,成为社会各界颇为关注的一个现实课题。

在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在5年内投入100亿从事脱贫事业。

那么,什么样的乡村教育才最有利于学生的成长?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人口分散农村地区的中小学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可供参考。

马云指着一张乡村儿童坐木船上学的照片说:“很多学生上课需要坐船去,跋山涉水,我觉得,这些孩子根本就不应该走读,应该寄宿,必须大力推动寄宿制。

第一是寄宿。在中国很多地区,由于乡村规模缩小,一个村子已经不足以支持一个学校的运营,因此集中教育、发挥规模优势就显得尤为重要。撤销村校后学生到哪里去?寄宿到乡镇中心小学。

在媒体的报道中,经常能够看到农村留守儿童长途跋涉去上学的情景,“冰花男孩”王福满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并不是特例,根据《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发展报告》(2016)显示,农村小学生平均单程上学距离为5.4公里,而农村初中生平均单程上学距离为17.5公里,很多农村学生每天上学往返要用去4-5个小时。

第二是复式教学。一般来说是一个教师应对多个年级,这种教学方式的好处是成本低,但坏处也很明显,那就是复式教学对教师的技能要求很高,要求老师能够胜任各种课程。但事实上,凡是实行复式教学的地方,教师的水平通常都非常有限,很难满足要求。也正是如此,复式教学往往只适用于低年级的教学。

“周五用校车将孩子们送回家,周一早上再从村口把孩子送到学校;农村里的留守妇女通过培训成为生活管理员,照顾孩子们生活;学校规模大了,有几百个学生,教师也有积极性。”马云描述着乡村并校和完善寄宿制学校的设想,“在欧美,寄宿制很成熟,我们完全可以把经验带进来。贫困乡村里100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应该并掉。”

第三是校车接送。校车接送在现代城市里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校车接送的运行成本比较高,购买校车、维护运营等费用都需要不菲的支出,同时还要考虑到很多山区并没有通山路,因此只局限于那些经济较为发达且交通较为便利的地区。一个可供佐证的数据是,如果按照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校车运营数量作为比较对象,我国的校车存量应该为110万辆,但事实上截至2016年,我国专用校车保有量仅为14万多辆,且绝大多数校车集中在城市。

“我们今天做这个事情是希望配合政府,真正影响几百万农村孩子的教育。只有农村教育强了,教育才会强。”马云说。

过去几年并校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增加了小学生的上学距离:《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发展报告2016》显示,农村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为5.4公里,而初中生单程上学距离为17.5公里,很多农村学生每天上学往返途中要用去4-5个小时,很多事故就是发生在这段时间。鉴于此,未来的“并校”,绝不是简单的“一并”了之,而是要通过并校这种形式,全方位提高学校的管理能力。

马云在现场向企业家们倡议道:“鼓励大家为家乡服务,推动并校计划,参与校舍建设、校车捐助,马云基金会负责做标准、监督、落实,每年向公众汇报。”

毫无疑问,作为建设主体,政府要加大投入,社会各方力量的有效注入也必不可少。如何通过有效的渠道和成熟的模式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并能更稳定地落地是必须考虑的问题。马云基金会动用了阿里系在商业上的经验,总结经验,输出标准:一是建校舍,基金会会制定相应的校舍标准;二是校车计划,周末送回家,礼拜一送回学校,每个学校可能只需两三辆车,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掉。因为寄宿制在国外已经有较为成熟的经验,如何将国外经验和中国实际相结合,并总结出一套适合中国农村的寄宿制学校标准,既有硬件设施,同时还有管理能力,至关重要。

据介绍,为了更好地推动乡村寄宿制学校的建立,马云公益基金会将专门成立并校工作组,促进企业和基金会共同研究、提出方案,针对每个省份的实际情况一点点推进。

在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的国家,如何发展农村教育是一个复杂的课题,需要各方面的努力,需要各种不同的模式进行探索和实践。“冰花男孩”的问题因为有了媒体的关注,很快就得到了有效解决,那其他千万名“冰花男孩”呢,只有更多个“马云”加入进来,建立更普惠性的方案,他们的未来才不会耽搁在漫长的上学路上。

在座的不少企业家也有设立公益基金的经验,他们所关注的,是如何更好地实现公益基金之间的合作,发挥自己的专长。

(作者系上海法律与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

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在现场表示:“华谊兄弟也有自己的公益基金,去年我们也是去了很多学校,做的都是和文化相关的。”

责任编辑:朱瑞

据王中军介绍,该公益基金在教学设计上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在教师培训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我们的公益基金跟马云教育基金怎么结合”是他最为关心的。

对此,马云回应到,在接下来的项目推进中,马云公益基金会将尽快推出公益平台,肩负提出标准和监管的职能。“因为钱出去还得要有人把活干出来”,马云表示,马云公益基金会在这一过程里,将要扮演统筹各方资源的角色。

“我永远讲这三件事情,第一必须要有结果,第二必须有效率,人家干这个事情三块钱,我是否可以两块钱做得更好,第三是公平,我们不可能解决每个学校变成贵族学校,但是我们让每个学校有公平的参与社会竞争的机会。”马云总结道。

作为马云公益基金会理事,汪涵站在组织运行的角度提出了他的建议。

“其实我们做这个事情就是两点,第一,我们要贴着国家政策做这个事情,第二是看当地那些孩子、那些村支书、那些县委书记,他们的教育需求是什么?”

他建议,在部署乡村寄宿制学校的落地时,让企业家们听到来自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声音,更好的对接当地教育发展的实际需求。

马云基金会已经先行一步,在2017年启动了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试点,为贵州两所学校对接刘晓松等企业家持续三年的支持,共同参与乡村寄宿制学校的升级工程。

阅读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