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便下血甚剧,论血臌治法

病者

水臌、气臌之外,又有所谓血臌者,其证较水臌、气臌尤为难治。然其证甚稀少,医者或临证数十年不一遇,即或遇之,亦止认为水臌、气臌,而不知为血臌。是以方书鲜有论此证者,诚以此证之肿胀形状,与水臌、气臌几无以辨,所可辨者,其周身之回血管紫纹外现耳。

盐山范XX,年五十余,素有肺痨,发时咳嗽连连,微兼喘促。仲夏末旬,喘发甚剧,咳嗽昼夜不止,且呕血甚多。延医服药十余日,咳嗽呕血,似更加剧,惫莫能支。

刘XX,年二十五,寄居天津。

血臌之由,多因努力过甚,激动气血,或因暴怒动气,血随气升,以致血不归经,而又未即吐出泻出,遂留于脏腑,阻塞经络,周身之气化因之不通,三焦之水饮因之不行,所以血臌之证初起,多兼水与气也。迨至瘀血渐积渐满,周身之血管皆为瘀血充塞,其回血管肤浅易见,遂呈紫色,且由呈紫色之处,而细纹旁达,初则两三处,浸至遍身皆是紫纹。若于回血管紫色初见时,其身体犹可支持者,宜先用《金匮》下瘀血东加野台参数钱下之。其腹中之瘀血下后,可再用药消其血管中之瘀血,而辅以利水理气之品。程功一月,庶可奏效。若至遍身回血管多现紫色,病候至此,其身体必羸弱已甚,即投以下瘀血汤,恐瘀血下后转不能支持,可用拙拟化瘀通经散,再酌加三七末服之,或用利水理气之药煎汤送服,久之亦可奏效。若腹中瘀血已下,而周身之紫纹未消者,可用丹参、三七末各一钱,再用山楂四钱煎汤,冲红糖水送服,日两次,久自能消。

适愚自沧回籍,求为诊治,其脉象洪而微数,右部又实而有力,视其舌苔白厚欲黄,问其心中甚热,大便二三日一行,诊毕,断曰:此温病之热,盘踞阳明之府,逼迫胃气上逆,因并肺气上逆,所以咳喘连连,且屡次呕血也。其家人谓,以前原不觉有外感,即屡次延医服药,亦未尝言有外感,何以先生独谓系温病乎?答曰:此病脉象洪实,舌苔之白厚欲黄,及心中之发热,皆为温病之显征。其初不觉有外感者,因此乃伏气化热为温病。其受病之原因,在冬令被寒,伏于三焦脂膜之中,因春令阳盛化热而发动,窜入各脏腑为温病。亦有迟至夏秋而发者,其症不必有新受之外感,亦间有薄受外感不觉,而伏气即因之发动者,《内经》所谓:“冬伤于寒,春必病温”者,此也。

病名

《金匮》下瘀血汤︰大黄三两(当为今之九钱),桃仁三十个,虫二十枚去足熬(炒也)。上三味末之,炼蜜和为四丸,以酒一升(约四两强)煮一丸,取八合顿服之,瘀血下如豚肝。

遂为疏方:生地(二两)、生石膏(一两)、知母(八钱)、甘草(一钱)、广犀角(三钱.另煎兑服)、三七(二钱.细末用水送服)

脏腑瘀血.

按︰此方必先为丸而后作汤服者,是不但服药汁,实兼服药渣也。盖如此服法,能使药之力缓而且大,其腹中瘀久之血,可一服尽下。有用此方者,必按此服法方效。又杏仁之皮有毒,桃仁之皮无毒,其皮色红,活血之力尤大,此方桃仁,似宜带皮生用。然果用带皮生桃仁时,须审辨其确为桃仁,勿令其以带皮之杏仁误充。

煎汤两茶盅,分三次饮下,一剂而诸病皆愈。又改用玄参、贝母、知母、花粉、甘草、白芍诸药,煎汤服。另用水送服三七末钱许,服两剂后,俾用生山药末煮粥,少加白糖,每次送服赭石细末钱许,以治其从前之肺痨。若觉热时,则用鲜白茅根四五两,切碎煮两三沸,当茶饮之。如此调养月余,肺痨亦大见愈。

病候

究之,病血臌者,其身体犹稍壮实,如法服药,原可治愈。若至身体羸弱者,即能将其瘀治净,而转有危险,此又不可不知。临证时务将此事言明,若病家恳求,再为治之未晚也。

按:吐血之症,原忌骤用凉药,恐其离经之血得凉而凝,变为血痹虚劳也。而此症因有温病之壮热,不得不用凉药以清之,而有三七之善化瘀血者辅之,所以服之而有益无弊也。

其先偶患大便下血甚剧,西医于静脉管中注射以流动麦角膏其血立止。而血止之后已月余矣,仍不能起床,但觉周身酸软无力。饮食不能恢复原量,仅如从前之半。大小便亦照常,而惟觉便时不顺利。其脉搏至数如常,芤而无力,重按甚涩,左右两部皆然。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诊断

此因下血之时,血不归经,行血之道路紊乱,遂用药止之,则离经之血,瘀于脏腑经络之间。盖麦角止血之力甚大,愚尝嚼服其小者一枚,陡觉下部会阴穴处有抽掣之力,其最能收闭血管可知。此症因其血管收闭之后,其瘀血留滞于脏腑之间,阻塞气化之流行。致瘀不去而新不生,是以周身酸软无力,饮食减少,不能起床也。此症若不急治,其周身气化阻塞日久,必生灼热。灼热久之,必生咳嗽,或成肺病,或成痨瘵,即难为调治矣。今幸为日未久,灼热咳嗽未作,则调治固易也。

疗法

当以化其瘀血为目的。将瘀血化尽,身中气化还其流通之常,其饮食必然增加,身体自能复原矣。

处方

旱三七(细末.三钱),为一日之量,分两次服,空心时开水送下。

效果

服药数次后,自大便下瘀血若干,其色紫黑。后每大便时,必有瘀血若干,至第五日下血渐少,第七日便时不见瘀血矣。遂停服药,后未旬日,身体即康复如初矣。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