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科学家宣称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重大成果,揭示有些灵长类动物不会得艾滋病的原因

西班牙科学家参与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一种分子在纵容艾滋病病毒在人体内传播过程中充当了“帮凶”。这一发现有助于开发阻止艾滋病病毒扩散的药物。

核心提示:为什么有些灵长类动物感染免疫缺陷病毒不会发展成艾滋病,而人类却容易在艾滋病前屈服?美国科学家近日研究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为什么有些灵长类动物感染免疫缺陷病毒不会发展成艾滋病,而人类却容易在艾滋病前屈服?美国科学家近日研究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在于这些物种的免疫系统信号方式以及特殊免疫调节分子产量的不同。相关论文9月14日在线发表于《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上。非洲的乌白眉猴(sooty
mangabey)以及其它一些灵长类物种感染猿免疫缺陷病毒后却仍然保持健康,一直以来科学家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在最新的研究中,美国耶基斯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Mark
Feinberg和同事发现,在SIV感染期间,与恒河猴比较起来,乌白眉猴的免疫系统被激活程度要低得多。进一步研究发现,在乌白眉猴体内,树突状细胞产生的干扰素α要少得多。结果,在SIV感染的初始期和慢性期,树突状细胞并没有被激活,乌白眉猴无法对SIV病毒作出明显的反应。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容易形成艾滋病的人类和恒河猴的树突状细胞很容易被HIV和SIV激活。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现象可能来源于Toll样受体(Toll-like-receptor)信号模式的种特异性差别。在AIDS易感物种中,慢性树突状细胞刺激并不能促进清除感染,反而会导致长期免疫激活,以及对于免疫系统的重大无意识损伤。这种慢性免疫激活目前已被认为是AIDS的主要驱动力。研究人员建议,新的治疗方案应该“掌舵”免疫系统远离过于活跃,从而免受无意识损伤。这种治疗方法可作为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有益补充。

北京时间12月28日消息,近日,法国科学家宣称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重大成果,有望为艾滋病治愈带来突破。来自巴黎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在体外实验中成功摧毁了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细胞。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高级化学研究所和德国海德堡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艾滋病病毒外壳表面的神经节苷酯分子是使病毒侵入人体树突状细胞、进而在体内传播的“帮凶”。

图片 1

研究人员介绍,树突状细胞平日在人体各组织内“巡逻”,捕捉病原体“入侵者”并将其粉碎,把“样本”送入淋巴组织,启动相关免疫反应。但对于艾滋病病毒,由于神经节苷酯的存在,树突状细胞无法将其分割,因此病毒得以完整侵入免疫系统,这等于给免疫系统放置了一个允许艾滋病病毒自由出入的“特洛伊木马”。

科学家通常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对抗艾滋病病毒,但这些药物无法将病毒从体内清除。在12月20日发表于《细胞代谢》期刊的论文中,研究者宣称,他们已经找到了清除受感染细胞的方法。

研究人员在新一期网络科学杂志《科学公共图书馆》上说,未来有望据此开发抗艾滋病病毒蔓延的新药物,不过新药物的研制和投放市场至少还需十几年。

在上传到EurekaAlert的新闻稿中,巴斯德研究院的发言人说:“目前使用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旨在阻断艾滋病病毒感染,但无法清除体内的病毒。这些病毒仍然存在于‘储存库’——CD4
T淋巴免疫细胞,这是艾滋病病毒的主要目标。”

在分子生物学中,CD4是免疫细胞表面的糖蛋白分子,具有该蛋白的辅助T细胞在人体免疫系统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它们通常被称为“CD4细胞”。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会选择性地感染带有CD4分子的细胞,包括T4淋巴细胞、单核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等,大大降低人体的免疫功能。

简单来说,艾滋病病毒会以具有高代谢活性的细胞为目标,并“劫持”它们的能量用于增殖。新闻稿还指出:“借助代谢活动抑制剂,研究人员设法在体外摧毁了这些受感染细胞,或者说‘储存库’。”

文中总结道,通过消除这些“储存库”细胞,研究人员为最终治愈艾滋病提供了可能性。研究的下一步将是评估代谢抑制剂在“体内”的潜力,即在生物体上进行测试。

理论上,如果病毒载量(给定体积中的病毒含量,通常表示为每毫升血浆中含多少拷贝数的病毒RNA)足够低,那么摧毁艾滋病病毒藏身并获取能量的细胞,就可以阻止病毒在体内的扩散,并且有可能完全根治艾滋病。

这项研究由巴斯德研究院、美国艾滋病研究基金会和法国防治艾滋病行动协会共同资助。

艾滋病及HIV病毒的发现

艾滋病的全称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缩写为AIDS),是人体被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缩写为HIV)感染后,免疫系统被破坏,进而逐渐成为许多伺机性疾病的攻击目标,导致多种临床症状的总称。值得一提的是,艾滋病与HIV感染之间有着本质区别。HIV感染后,若得到控制,或者在发病前的潜伏期,则感染者为HIV带原者;只有病发后出现相关症状,才称为艾滋病。

1981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通报了全球首宗艾滋病病毒感染案例。此后十多年时间里,医学界对艾滋病毫无办法。直到1995年,鸡尾酒疗法的发明与广泛应用延缓了大多数感染者的发病时间,使死亡率开始大幅下降。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自1981年首度证实以来,艾滋病已经夺去了超过3000万人的生命,成为史上最具破坏力的流行病之一。

如果不进行治疗,根据HIV的不同亚型,感染后的净存活时间平均为9到11年;诊断为艾滋病后,如果因资源受限而无法治疗,根据不同的研究结果,平均存活时间在6到19个月之间。但如果医疗资源充足,用高效抗逆转录药物进行治疗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其死亡率可减少80%,新诊断的HIV感染者寿命也能延长至少30年。

不过,HIV作为一种逆转录病毒,在感染后会整合到宿主细胞的基因组中,目前的抗病毒治疗还无法将其完全清除。法国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人员于1983年首次分离出了这一病毒,并证实其是导致艾滋病的罪魁祸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