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妈妈不爱你,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抹蓝

图片 1
  一
  “不要!”英子梦魇,自己把自己吓醒了。一激灵坐起来,摁亮台灯,惊魂未定地抹抹胸口,擦擦虚汗。
  “妈妈,妈妈,你又梦见我爸爸了?”十七岁的小杰闻声从房间跑过来,边问边跳上妈妈的床,把爸爸生前的军大衣塞进妈妈的怀里,妈妈一下子像无助的小孩紧紧地抱着军大衣瑟瑟发抖。小杰像大人似的抱着妈妈和爸爸的军大衣说:“妈妈,别怕!有小杰呢,小杰是男子汉!”说着、说着,小杰却忍不住抽泣起来。
  英子意识到吓着孩子了,赶快故作镇静,把小杰按进被窝里说:“没事了,挨着妈妈睡吧,明天你还要起早上学呢!”
  小杰枕着妈妈的臂弯,很快就酣然入睡。
  英子关了台灯,却再无睡意。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听着儿子均匀的呼吸声,英子满脑子都是车轮从吕立身上碾过时,那溅了一地的鲜血和路人的惊呼,以及被救女孩吓傻的画面。
  记忆的闸门决堤,英子仿佛回到了二零零八年的寒冬,一个永生难忘的痛不欲生的日子。
  
  二
  那天是周末,十二岁的小杰兴奋地拉着爸爸妈妈郊游,去对面山上与雪花亲密接触。十年一遇的大雪,从昨夜下到今晨,飘飘洒洒地给大地披上洁白的盛装。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世界吸引了成群结队的赏雪人。一条蜿蜒的乡村公路上,蚁行的人和车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而停靠在公路两旁的卡车、轿车、摩托车、自行车,被积雪一装扮,乐坏了不少顽皮的小孩。有的摆着各种pose拍照,有的尽情地涂鸦、堆雪人,有的嘻嘻哈哈地打雪仗。
  “妈妈,我也要堆雪人,打雪仗,还要尝尝雪的味道。”小杰舞着咖啡色的手套,哈着热气,羡慕而向往地说。“好嘞,爸爸陪你。”吕立刮刮儿子的鼻梁骨应着。英子看看儿子,对着吕立的耳朵悄悄说:“你看戴着黑色绒帽,围着红围巾的儿子好可爱!”吕立一把托起孩子的下巴,扯扯孩子的红围巾,乐呵呵道:“以后给儿子买红色衣服,保准酷毙了。”小杰咯咯咯笑着,甩开他爸的手,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向前跑。
  “儿子,慢点!”吕立磁性的男中音引来了不少人侧目。吕立憨笑,不停抱拳。
  突然,小杰指着路边蠕动的卡车惊恐万状地喊:“爸爸,你快看!”
  “呀,不好!儿子你快跑到路边的草坪去。”反应迅速、动作敏捷的吕立命令着,奔跑着。英子闻声而望,顿时傻了。路人也傻了!只有吕立在卯足劲飞奔。
  原来是停靠路边的一辆卡车突然自个儿动起来了。而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大人和小孩,看见了的惊慌失措,狂奔乱跑;没看见的仍然漫不经心,悠哉游哉。吕立一边拼命地奔向卡车,一边大声疾呼:“有危险!大家快躲开!快报警!”行人本能地自救,可离卡车不远处的两个女孩子却吓得一动不动。旁边的人急得直跺脚,急喊叫,但她们就是挪动不了脚步。卡车慢慢地滑出停车位,滑入了公路,危险近在咫尺。千钧一发之际,吕立飞奔到了两个女孩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女孩推向路边。两女孩跌倒在地之时,卡车撞上了吕立。吕立一个趔趄,但很快又稳稳地站立。只见他蹲着马步,鼓起腮帮,张开双臂,死死地抵住卡车头。“爸爸,快放手!”小杰弯着腰,双手狠狠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使出吃奶的力气哭喊着。“吕立,快放手啊!你挡不住的!”英子颤抖的声音里明显有一种绝望。
  卡车虽然受到了一定的缓冲,但由于滑入了下坡路段,顶着吕立下行的速度开始加快。假如吕立这时候放手,凭他当过潜艇兵的身手,应该能躲过一劫,可他没有!他的孩子和妻子追着,哭着、喊着,被救的女孩和部分路人也追着,哭着、喊着。可吕立似乎听不见、看不到,只知道拼尽全力给上山的行人腾出机会逃离这场灾难。有两个壮汉试图去帮一把,但被他们的家人千方百计阻止了。吕立孤军奋战,在一块巨石为屏障的草坪处,吕立化作肉盾,卡车戛然而止。
  那一刻,山川静默,行人肃立。呆愣片刻,小杰和妈妈疯了似的趴在草坪上,一双大手和一双小手拼命地想要掀翻卡车。路人纷纷合力抬举时,交警来了,吊车来了。当血肉模糊的吕立被盖上白布,抬上担架时,小杰和妈妈声嘶力竭地呼喊着:“爸——爸!爸——爸!爸——爸!”“吕立!吕立!吕立!”然后双双不省人事。
  
  三
  “妈妈,几点了?”模糊中,英子听见儿子的问话声,一看手机显示,连忙催促儿子:“快点,快点,迟到了。”小杰飞身下床,顾不上洗漱,顾不上吃早餐。提着书包,边换鞋边说:“妈妈,你再躺会儿。”“儿子,在楼下买点吃的,反正都迟到了。你慢点,注意安全!”英子还在念叨,儿子早已不见了身影。
  英子昏昏沉沉地下了床,简单收拾后,去门市上班了。
  自从吕立牺牲后,当地政府和武装部及居委会都给予了英子一家很大的帮助和照顾。英子也很快走出阴霾,辞去公职,开了一间服装店。因为要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要全力以赴地供孩子读书,英子觉得自由职业更适合自己。虽然辛苦,但能够真正做到赚钱、照顾孩子两不误。
  或许是昨晚没休息好吧,英子一上午都无精打采、神思恍惚。于是,她干脆关了店门,买了小杰喜欢吃的牛肉、土豆、圆白菜回家做饭了。
  小杰放学回来,懂事地帮着妈妈端菜、拿碗筷。英子试探性地说:“儿子,以后爸爸的军大衣就归妈妈好不好?”小杰想了想说:“好,妈妈你每晚上盖着爸爸的军大衣就不会做噩梦了。我把我爸的军帽放在枕边,一样有爸爸的味道。”英子背过身抹眼泪,小杰夹一块醋溜白菜给妈妈,泛红的眼睛透着一份早熟。刨了几口饭,小杰边咀嚼边说:“妈妈,老师告诉我一定要坚强、乐观!老师说,爸爸最想看到的是我和妈妈快乐地生活,小杰健康成长,努力学习。”“对对对,老师说得对!小杰,多吃点牛肉。”英子连连点头,连连说。
  午饭后,小杰上学去了。英子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看着、看着,她起身出门,去花店买了一束白菊花。然后,骑上吕立给她买的摩托车,去了吕立的墓地。
  
  四
  英子轻轻地把白菊花放在墓碑前,轻轻地抚摸着镌刻的碑文和吕立的英俊面庞,情不自禁地给吕立说起了悄悄话:一九九六年夏天,当单位同事李大姐递给我你的海军照片时,我就知道自己非你不嫁了。我只看了一眼,就忘记了女生的矜持和羞涩,就迫不及待地给你写了第一封情书。按照你照片背面提供的地址写下“海军某支队某潜艇吕立收”后,我躲进被窝,心儿“砰砰砰”跳,脸儿烧乎乎。忐忑中,我收到了你的回信和你寄来的贝壳。两个月后,你邀请我去海南探亲。当穿着一身海军蓝,站得笔挺的你站到我跟前时,我表面上局促不安,心里却美死了。你一米八几的个头,标准得不得了的身材,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从小就对军人情有独钟的我啊,瞬间没魂了。恋爱的日子里,我朝朝暮暮的是海军蓝,我魂牵梦萦的还是海军蓝。
  为了我,你第二年选择了退伍,回到我的身边。有了小杰后,你放弃了高薪,放弃了仕途,下海跟着战友搞开发。你挣钱了,你待在家里的时间却少了。我开始抱怨,发脾气。可你总是爽朗大笑,从不与我计较。转眼,我们人到中年,文弱的小杰上初中了。你意识到了什么,陪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多,带小杰的时间越来越多。初二上学期,小杰还是一个内向的胆小鬼,下学期就判若两人。你不是和儿子玩枪战游戏,就是带儿子去野外摸爬滚打。假期,你竟带着儿子去你们工地,让他和工人们一起干搬砖、运水泥等体力活。
  英子抚摸着吕立的头像,停不下喃喃的细语:立哥,你走后,我和小杰清理你的遗物时,小杰抱走了你从部队带回来的那一箱子东西。不论春夏秋冬,他的被子上都会整整齐齐地叠着你的军大衣,书桌上放着你出海时站在潜艇上的那张特帅的留影。立哥,小杰快读高三了,他说他要报名参军,也要当海军,也要上潜艇。我记得你说过海军对牙齿的要求特别高,小杰的牙齿没有遗传到你,恐怕难……
  
  五
  “妈妈,妈妈。”小杰的声音打断了英子的思绪,她赶快站起来道歉:“对不起!小杰,看妈妈都把时间忘了。”小杰牵着妈妈的手说:“我回家没看见你,去门市,一看店子的门关着,就猜到你来找爸爸说话了。”英子浅笑:“跟你爸说说话,心里就舒坦了。”
  “爸,我带妈回家了。”小杰挽着妈妈,望着墓碑上的爸爸说。
  “吕立,我们回去了。”英子挥挥手,缓缓地走下阶梯。
  “妈妈,爸爸是我生命中的一抹蓝!”
   “小杰,你爸爸也是我生命中的一抹蓝!永远都是!”
   回家路上,小杰和妈妈一路絮语。    

  “英子,只要你有出息,爸爸看着高兴。”

06 阿亮的烦恼

  陈炳兴把行李杂物放在路桩旁,身后青峰叠翠,好像一幅山水画。公路下面的谷子地,谷穗发黄,金浪翻滚。

上一篇:一家人逛公园

  “爸——”

目录

  英子未语泪先流。

图片 2

  “英子,好儿女志在四方,你守着我有啥意思。”

程晓能说什么呢?她不可能阻止钟辉的离开。

  英子念初二那年,妈妈就在这个路桩前,被疾驰的卡车撞倒。过年过节,她给妈妈照片前摆饺子、馒头……

“老婆,我有点急事,可能要先走了。”钟辉满脸的无奈。

  蒲公英在阳光下,三五成群的飘在空中,随着风飘向远方.

程晓很生气,每次出来玩都是这样,哪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再重要的事情有老婆小孩重要吗?越想越生气,不想理他了。

  “英子,你就是爸爸的蒲公英。爸爸放开手,让你飞得更高…..”

钟辉说完就离开了,也许他也无奈,但程晓不管那么多。

  英子妈妈坐在田埂上,他从庄稼地里摘两个大甜瓜,看着她吃甜瓜。他摘两朵蒲公英,放在手心上憋足气一吹,白绒绒的蒲公英好像一群白衣少女,围着他们尽情的跳舞…..

“真是气死我了。”程晓抱怨到,全然不顾英子在旁边。是的,她的脾气就是这样的,说来就来。

  “咱闺女就叫英子吧。”

“妈妈,也许爸爸他有急事呢!你不要怪爸爸。”英子奶声奶气地说到。

  陈炳兴点了点头,脸上浮起幸福的憨笑。早在数月前,英子妈妈做B超,就查出是个女孩,她想打胎给他生个儿子。陈炳兴死活不干。

程晓听到这,笑了,没想到一句抱怨的话被女儿一语道破了。

  “爸爸——”

这孩子总是这样,关键时刻总能提醒妈妈。

  英子泪流满面,爸爸为了供她上学,起早贪黑磨豆子卖豆腐;爸爸为了她好好学习至今还一个人呀。她上大学了,把老爸丢在家里,她舍不得呀。

记得有一次带英子去医院看病,程晓从早上八点半等到十点半才看上医生。回来的路上,妈妈随口抱怨到,这医生也太慢了,等了两个钟,我前面也就只有两个人,说明一个人看了50分钟,太慢了。

  “英子,你就是爸爸眼中的蒲公英,天有多高你就要飞多高,爸爸得心跟着你飞。”

“妈妈,生病的那个人肯定得了很严重的病,否则医生不会看那么久的。”英子不假思索地对妈妈说。

  陈炳兴用白手绢擦英子的泪水,满脸褶皱里飞扬着坚毅而又幸福的微笑。

女儿太善解人意了,程晓心想,她虽是一个孩子,可是事事看得很清楚。

  “爸爸,你真好。”

程晓抱着女儿,狠狠地亲了一口,谢谢英子,妈妈要向你学习。

  英子笑了,泪光闪烁,晶莹灿烂。

她的心情突然好多了,孩子啊,在伴随你成长的过程中,妈妈学到了不少,很多时候都是你教会了妈妈成长,程晓不禁感慨道。

  陈炳兴笑了,开心的笑了,英子就是一朵美丽的蒲公英,在凉爽的清风里,追逐着梦想飞向远方。

图片 3

钟辉回到网吧,一头扎进问题堆里,他已经顾不上母女的心情了,他的原则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

作为男人,他明白,他首要责任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拖累家人,这也算是他的价值观吧。

阿亮此时此刻也在网吧里,估计是事情特别的棘手。但对于这两个老司机来说,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时间。

夜深了,公司外面已是灯火通明,街上的行人也少了很多。

钟辉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递给了阿亮,问道,“小杰的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小杰是阿亮的女朋友,刚刚硕士研究生毕业,学的是经济学,贼聪明的一个女孩子。最近,她在思量着,是读博还是找工作呢?

阿亮建议她找工作,可是小杰不这样想,她想继续读博,争取留校当老师,这是她的梦想之一。

“还没找呢!”阿亮显得有点有气无力。

钟辉是阿亮的好兄弟,是理解阿亮的心情的,当初小杰大学毕业时,他们本来计划要结婚的,可是小杰不同意,说一定要读完研究生参加工作后再结婚,现在研究生也毕业了,小杰却没有要结婚的意思,更没有要去找工作。

为此,阿亮羡慕地说:“还是你好啊,胖哥,程晓听你话,英子也是一个可爱的娃。”

“你问问小杰,先结婚行不行。”钟辉没接阿亮的话,而是建议道,他知道阿亮喜欢小孩,非常渴望结婚,他们的爱情马拉松有点太长了。

“哎,不知道,她可能想考博。”阿亮有点无奈。

“考博不影响结婚啊?”钟辉继续说。

“你不知道啊,胖哥,她不喜欢小孩,曾经她跟我说过,她想做丁克一族。你说,我怎么可能不要小孩呢?我爸妈一直等着抱孙子呢!”说完,阿亮将手中的空啤酒瓶狠狠地砸向垃圾桶,没砸中,啤酒瓶就在地上滚来滚去,阿亮骂了一句,“妈的。”

钟辉很能理解阿亮,他们在一起很久了,本来早该结婚了,可是小杰的上进心特别强,读完本科,读研究生,唯独对结婚似乎不太感兴趣。

“还是要和小杰好好沟通沟通,走,我们吃宵夜去。”

钟辉关上公司的灯,拉着阿亮出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